站长推荐:
友链推荐

武侠虚幻小说:《【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06-107)】【作者:向前】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06-107)】【作者:向前】 [更新时间]:03月31日


  第106章北国风月(4)

战龙正打算在四娘温暖的口腔中释放自己,偏着时候,岸上树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同时有人说话:“娘子,你真的肯定大宋朝廷会攻打咱们悬空岛?”

战龙听到有人走过来,看看自己和四娘这幅衣衫不整的样子,也来不及穿衣服了,赶紧拉着四娘抱起两人的衣服,又躲到船舱里,然后秘密注视岸上的情况,就见岸上走过来一男一女,女的走在前面,她一身湖水绿窄袖子春衫,同色长裙迎风飘飘,在薄薄春衫和细小的鸾带中别着一支乌鞘皮鞭,借着朦胧的月光,战龙马上认出这个女子就是前半夜在永定河上遇到的白小姐。可是刚才明明听到身后的男子称呼她娘子,唉!这人世真是不公平啊!为什么六爷看中的女人都是名花有主啊?”

四娘显然看出了战龙的心思,悄悄挠了战龙的胳膊一下,然后掩口哑笑。

这时候,身后男子追上来,说:“云妃,这都快四更天了,咱们有必要这样没日没夜的巡逻吗?”

白小姐瞭望了一下平静的湖面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父亲特别叮嘱的,陆涛,你可千万大意不得啊!”

陆涛向前一步,伸出双手将白小姐拦腰抱住……“娘子,都巡查了大半夜了,咱们休息一会去。”

眼看着陆涛的双手搂在白小姐胸前,大力的揉动下,引得白小姐发出几声轻微的呻吟。陆涛咬着白小姐的耳朵说:“宝贝,那儿有一条船,咱们去船上歇一会儿吧。”

白小姐害羞带怯的点了一下头,二人竟真的朝战龙的小船走过来……

战龙心中暗自骂道:“这么标致的小美人,想不到已经是名花有主了,害的六爷单相思好久,看来是泡汤了。你们夫妻恩爱六爷管不着,这么大的悬空岛,你们去哪儿不行啊?偏到六爷的船上来。你们一上来,咱们见了面,大家都别想安生了。”

四娘也没想到事情突然变化到这种地步,眼看着二人走过来,这么小的船显然没地方躲。自己和六郎全都是衣不遮体啊,真急死人了。跳水逃走?那么大的水声,人家肯定会发现,悬空岛上的水匪,估计个个都是水性通天,自己还是个旱鸭子,就凭战龙一个人和他俩斗,等不到天亮二人都给喂了湖底的王八。就在她万分焦急的时候,被战龙一把拉倒怀中,随即一个大鱼篓扣到了二人头上,战龙对着四娘的耳朵“嘘”了一声,二人便这样悄悄藏到船尾的鱼篓下。四娘正好坐在战龙大腿根上,光滑的玉臀紧挨着战龙生硬的龙枪,四娘本想改变一下这难看的位置,可是鱼篓实在太小,刚好将他俩扣住,在里面休想动弹。这种关键时刻,也顾不得许多了,只好忍一下,等他们走了再说。

那二人上的船来,因为心潮澎湃,也没有注意到船上细微的响动,陆涛让白小姐坐到船舱里,自己摇起双桨,将小船荡到刚才那片荷花塘里,月色朦胧,真是偷情的良辰美景。白小姐提起鼻子嗅了几口清香的湖风,说:“好香啊!”

陆涛放下双桨,将白小姐一把搂定,先亲了一口说:“哪里及得上我贤妻身上香啊!”

白小姐风情万种的将胸脯一挺,说:“我身上哪儿香了?”

陆涛一把扯开白小姐的翠绿罗衫,说:“就是这里了。”

白小姐惊慌失色看看四周,道:“要死啦?在这里就动手动脚的,让人看到了怎么办?”

陆涛却说:“这里这么隐蔽,谁能看得见啊?娘子想死我了,我现在就要你。”

白小姐却生硬的将陆涛推开,正色道:“你给我放规矩点,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战龙躲在鱼篓里面,由于四娘那光滑娇柔的身体还被自己抱在怀里,原始性欲作祟,战龙极力控制自己,但是越是想制止的时候,偏偏停止不了。那鱼篓下面空间有限,四娘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间顶着一件坚硬的事物,她双颊羞得通红。感觉战龙现在正在对自己想入非非,就伸出玉手在身后用力拧了一把。

战龙正在心神专注,冷不防被偷袭,疼得险些叫出声来。仔细领会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可是身子没有办法转动,那东西自然也没有办法收起来。左思右想,干脆用双手将怀里的四娘紧紧地搂住,以免她再暗算自己。四娘有心挣扎,又怕闹出响动,只好任由战龙抱着,一双杏眼却忍不住朝那恩爱的小夫妻瞧去……

看着那白小姐半裸的酥胸,一对玉兔在桃红色的肚兜中微微发颤,战龙吞了一口口水,龙枪不知不觉中越发坚挺,居然管不住它,那坚挺的龙枪顺着四娘嫩滑的玉沟顶了过去,正好触到四娘那两片湿滑的蜜唇,不偏不斜,正好顶在两片嫩嫩的花瓣中央,战龙直觉的脑门一阵过电的感觉。四娘下的身子一摇,可是不动还好,这一动,正好将战龙的龙头吃了进去。

被那紧窄的玉门紧紧勒住自己的龙头,战龙舒爽的险些叫出来,朝思梦想的四娘,居然竟是这样一种尴尬的局面下,被自己进入了!四娘也意识到情况不好,可是这个时候,在鱼篓下面,身子想动弹都困难,更没有办法阻止战龙的龙枪,就这样,战龙一边看着外面那对小夫妻亲亲我我,一边将坚硬,火烫的龙枪慢慢顶入四娘那温暖的蜜穴中,越插越深!

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四娘美妙的沟壑幽谷,战龙感觉到下体被一阵阵的潮水包围着,他能感觉到四娘她的温暖,她的柔软,她的痉孪,她的颤抖。天啊!四娘的蜜穴居然是十大名器之中的三珠春水。这种名器隐藏于花心,女子情动时,加速流动的血液会使其凸露出来,兴奋时肌肉的蠕动带动「三珠」刺激男子的茎冠。另外,身怀此名器的女子,玉门紧窄,这样「春水」就不易流出,男人尺寸浸在其中,会感到异常温热滑腻。但这种快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普通人也许一下就丢盔卸甲了。学过逍遥秘笈的战龙,自然能够分辨名器。

四娘这时候,心中已是一片混乱,居然在这种情况,让六郎进入了自己?好羞辱啊,四娘感到浑身一阵颤抖,她赶紧张口咬住自己的手指,以免忍不住叫出声来。

战龙幸福地紧紧搂着四娘的腰肢,紧紧搂抱,龙枪一直插到名器的最深处,虽然没有那剧烈的抽插,但是那种强烈的占有感,满足感和禁忌感,让战龙几乎就要喷射!

这时候,陆涛已经解开了白小姐的肚兜,两只丰满肥硕的白兔一下子弹出来,白小姐吓了一跳,马上又将自己的上衣掩住,“陆涛,你真没正经,今天晚上是我们执行公务,你想干什么?在这样,我可翻脸了。”

白小姐生气地站起来,整理好衣服,亲手去将小船往岸上摇回去,她哪里想得到,就在这艘船上,还藏着一对危情男女。

小船掉头,引起船身的晃动,四娘迫不得已身子也晃动了一下,身上一绷紧,名器一收紧,两个人居然就在这一刹间,一同释放了出来,首先是四娘,被战龙那粗大,坚硬如铁的龙枪顶中了要害,花心一开,浓浓的精水喷在战龙的龙头上面,同时将战龙的龙枪紧紧吸住。

阵阵快感向战龙袭来,汗珠将他全身都湿透了,天旋地转的那一刻马上就要来临,战龙用力一顶,火山天崩地裂地爆发出来,欲仙欲死的飞翔在天地之间。大量滚烫的精华全都注入四娘的名器之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也是战龙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抽送就爆射。

四娘羞的几乎要昏死过去,居然被这个小坏蛋趁机奸污了?还射在了里面,我们乱仑了,我死了算了,四娘几乎要神经崩溃了。

可是敌人还在摇浆,就算死,也得忍到过些时候敌人走了啊。

陆涛把小船摇到岸边,二人整整衣服上岸,接着巡逻去了。

等着他们小夫妻走远,四娘一把将鱼篓仍开,怒不可待地道:“六郎,你居然对我做出了这种事?”

战龙也有一丝慌乱,毕竟刚才自己是在太过分了,不但将龙枪插入四娘的里面不说,居然还在里面喷发?“四娘,我没有啊。”

四娘震怒地说:“你还抵赖?”

她羞红着脸,抬起身子,战龙的龙枪从四娘的名器里面滑出来,战龙低下头,“四娘我不是故意的……”

四娘脸上表情十分麻木,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就算自己再震怒也于事无补,只有自己一死,以示清白。想着,四娘伸手捡起宝剑,拉出匣外就要自刎。战龙急忙抢上前去,抱住四娘的手臂,“四娘,你不要这样,六郎错了,要杀你杀我吧。”

四娘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六郎,杨家将不能没有你,大宋不能没有你,你虽然对不起四娘,但是四娘不能对不起你。我们做出这种事来,我还是死了吧。”

战龙死死拉着四娘的胳膊,“四娘,你听我说,全都怪那一对狗男女,要不是他们来这里,造成我们那样被动的局面,我们怎么会失控?”

四娘悠然一怔,“六郎,我们……就算不愿我们自己,我们毕竟已经做出了那种事实。不管有什么原因,我都不能原谅自己。”

战龙又道:“四娘,既然是这样,就让我陪你一块死吧。”

“六郎,大宋的黎民百姓还等着保护。你不能死。”

“可是我也做了错事,我需要受到惩罚。”

“你不是说,这件事不怨你吗,怨那一对男女,你年龄还小,事先是四娘不好,对你做出了越轨之事,才激起了你的欲火,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失控的,还有里面空间太小,我们肌肤相亲也是迫不得已。六郎,真的不怨你啊。”

战龙却说:“就怨我,让我死了吧。”

战龙就抢四娘的宝剑,四娘就拦着,这一来,二人竟翻了过来,变成了战龙寻死腻活,四娘千方百计阻拦着。二人正拉扯着,战龙突然说:“四娘,不好,那对小夫妻又回来了。”

四娘一回头,果真是他俩又回来了,情不得已,战龙又将鱼篓拿过来,“四娘,我们还得躲一会儿。”

四娘脸一红,这一次她可如何有脸再进去?要知道就是因为这鱼篓,自己才失身的。可是千钧一发,容不得心想,四娘把心一横,再次坐到了战龙怀中,同样的姿势,同样又感受到战龙那火热的坚挺。这一次战龙不敢再放肆,赶紧将鱼篓扣到头上。

战龙低声道:“该不是那白小姐和那姓陆的觉得难得良辰美景,又转悠回来吧。是不是想在这里好好亲热一次?”

四娘狠狠地拧了他一把,说:“小坏蛋,净瞎说。”

白小姐已经走了过来,只不过身后的人已经不再是陆涛,白小姐可能遇到了不开心的事,脸上心事重重,秀眉紧缩,慢慢的踱步来到河边。后面的男子说:“白小姐,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儿会有危险的,朝廷这些日对咱们看得很紧,说不定会有刺客混到岛上来,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白小姐轻轻点下头,向前走了几步,望着湖面,轻声叹道:“看到姑姑那么伤心,我心里十分难受,今天本应该是她高兴的日子,可是她等的那个人没有来……”

男子安慰道:“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相信你姑姑二十年的苦苦等待不会没有结果。”

白小姐跨步走船上,说:“我想四处走走,韩宾,你回去吧。”

韩宾说:“岛主一再叮嘱我保护好小姐的安全,现在你一个人到处走,还是让韩宾跟你一起吧,或许我还能陪你说说话。”

白小姐点下头,韩宾也跟着上船。战龙和四娘躲在鱼篓中,也听明白了,男主角原来换人了。看小船漫无目的的朝着湖心划去,战龙心道:“这白小姐要是出岛去最好了,我和四娘就可以平安回去了,这一次真是没白来,既探听了道路,又得到了四娘的身体。遗憾的是,没有过足瘾,就爆了。”

小船走出几步,突然停下不走,只听白小姐怒道:“韩宾,你这是干什么?”

战龙看到白小姐生气的将韩宾搂到自己腰中的双手推开。韩宾却说:“雪妃,难道你的心里真的容不了我?你又容纳了谁?”

白小姐生气地说:“跟你没关系,我心里不痛快,你回去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战龙心道:“这白小姐刚才还是淫声浪语,突然之间怎地又一本正经起来?估计是装给韩宾看的,可是这个韩宾,虽然说比不上六爷我风流倜傥,倒是比刚才那个陆涛要好一点,白小姐偷情人的功夫看来还是不咋地。”

韩宾有些冲动,“雪妃,你早晚都是我的人,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

说着又将白小姐抱住,并且欲吻白小姐,就听一声响亮的耳光,白小姐怒气冲冲喝令韩宾:“把船划回去!”

韩宾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哼了一声,说:“雪妃,你就这样对待我吗?岛主可是亲口许诺要将你许配给我的。”

见白小姐默不作声,韩宾又说:“这些年,我对你一直都是千依百顺,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到我对你的一片痴情?”

白小姐冷冰冰的说:“那是爹说的,不代表我的意思,你若是再不按照我的话去做,我就将你丢到湖里去了。”

韩宾到底是畏惧了,将船慢慢划向岸边,到岸后,白小姐一个健步跳到岸上,头也不回地走了。韩宾气的将双桨重重的撂下,然后又用力跺了一下脚,气呼呼的上岸去了。他这一用力,震得小船差点翻了,战龙搂着四娘正在想入非非,韩宾这一使劲,二人都没注意,随着小船剧烈的一晃有,战龙抱着四娘也朝一边栽倒,鱼篓掉进了水里……最为碰巧的是,龙枪再一次因为小船的剧烈晃动,而准确无误第刺入了四娘的名器之中。

韩宾也没有回头看,只管气呼呼的走了。

四娘被战龙压在身下,加上战龙栽倒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龙枪在里面还借机顶了几下,四娘有苦说不出,毕竟这次谁也没有注意,就已下载到了,赶紧红着脸推开战龙,穿好衣服。

战龙连忙爬起来,说:“四娘,我真不是故意的,还有,你在这等着,我去探凤凰楼,我已经是犯了死罪的人,什么也不怕了,就是豁出性命,也要将两个妹妹救出来。”

四娘说:“我也不怕死了,六郎,我们一起去。”

于是二人弃船上岸,往林子里走去,原来这里偌大的一片树林种的全是桃树,天似亮不亮,一团蒙蒙的雾气围绕着前方道路,二人一直朝着凤凰楼的方向走,可是走来走去,直到走的阳光刺破晨雾,还是没有走出桃花林。战龙心里开始发毛,低声说:“四娘,我看有点不对劲,照咱们所走的路程,早应该到凤凰楼楼下了,可是这么半天怎么还走不出这片桃林?会不会是中了人家的五行迷幻阵了?”

四娘心中也害了怕,她到不是怕死,而是害怕因为自己的执着,连累了战龙。

突听身后有人冷哼一声,说:“什么人居然敢闯我的桃花坞?”

二人猛回头,但见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一座祠堂,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说道,战龙见他板着脸孔,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无形杀气,显然可见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连忙回答说:“这位夫人不要生怒,我们是来找朋友的,不小心在这儿迷了路,还想劳驾夫人告诉我们一下去七星凤凰楼的道路。”

中年男子冷哼道:“哼……你们当我是三岁的孩童吗?这桃花坞乃是悬空岛禁地,擅入者一律杀无赦。”

战龙听得这声音杀气十足,让人心生胆怯,连忙说:“我们真的是来找一位朋友,结果在此树林里中迷路了。”

那中年男子冷冷的道:“一派胡言,分明是宋军奸细,想夜探凤凰楼,走到我这里迷了路。”

战龙见他语气却冰冷之极,显然在没有回旋的余地。连忙一扯四娘说:“快跑吧!”

四娘应了一声,二人掉头就跑,却听耳后生风,未等二人心思反应,中年男子形同一道银电,已经挡住了去路。四娘见她拦住去路,娇喝一声,健步向前,用排山掌朝着他恶狠狠劈过去,那中年男子并不躲闪,而是轻喝一声:“七星战甲”就见他的身旁突然冒出七个身强力壮浑身金甲的武士,那些金甲武士形同气体一样,轻飘飘而又力道十足的向外推射。

四娘虽然自幼习武,跟着令公南征北战也有许多年了,可是从未与奇门交过手,见对手突然召唤出这么多帮手,还当是她施了什么妖法。却不知道这“七星战甲”乃是奇门必修的防御之功。那遍体金甲,无比威猛的武士护住了中年男子的身体,四娘当下慌了神,一掌生生拍在了那金甲武士身上,顿时被巨大的震荡力击飞出去,吭的摔在地上,战龙见四娘不是人家对手,自己上去更是白给,连忙拉起四娘就欲逃跑。

就听中年男子暴喝一声:“哪里跑!”

见他大袖子一甩,自袖口之中竟飞出一条怪物,那怪物形同毒蛇,但是飞离袖口后见风速长,忽的一下子,已经到了二人身后,不等二人作出反应,那怪物已经将战龙裹住,然后快速缩回到宫装美妇身边。只见这条怪物,足有一丈七八尺长,遍体金鳞,三角形丑陋无比的脑袋,露着两颗森森的白牙,血红的信子正冲着战龙的鼻子。战龙脑袋唔的一下子,险些昏死过去。

看到战龙被抓,四娘咬着银呀又朝中年男子扑过来,虽知不敌,但她拼死也要搭救战龙。可是不等她靠近对方身体,中年男子将另一只袖子一扬,里面飞出一条与刚才那条怪物大小相同的东西,遍体银鳞,张牙舞爪的在四娘身上缠了两圈,然后缩身回到他身边。

中年男子冲二人冷笑一下,夹着二人风一般飘进祠堂去了。

因为是祠堂,就要供奉牌位,虽然被大蛇裹着,但是战龙还是看到这座祠堂正中央供奉的牌位上面分明写着“后周世宗皇帝”六个大字。但是中年男子并没有停留,而是带着二人直接进入地下密室。在一条狭长的密道中走了许久之后,前面豁然开朗,还有阳光透过来,这人随手一扔,将战龙与四娘丢在地上,那两条凶恶的大蛇也乖巧的缩成一尺大小,藏到袖口里面去了。

见那两条大大蛇竟然长短自如,实在好玩,战龙忘记了刚才的害怕。

“回禀龙姬娘娘,有贼人擅闯祠堂,被我捉住,我怀疑又是大宋奸细,特将他们捉来,请龙姬娘娘发落。”

那中年男子垂手站立,战龙这才发现,屋中站了一位身穿宫装的美妇,她反剪着双手,面冲阳光身形婀娜纤秀之极,借着晨光往脸上看去,战龙不禁心中狂跳,只见这宫装女子俏丽的脸上,细细的黛眉好像弯月,清澈的秀眸水雾迷蒙,虽是脸上罩了一层寒霜,依然掩盖不住她骨子里的绝世风流。见她虽然长得端庄优雅,无比尊贵,但是眉峰之中带出三分忧郁,俊脸之上略显苍白,一副病美人的姿态。

战龙原本还以为她就是传说中的第一神女“白凤凰”但是,刚才又听那男子称她龙姬,看样子不是白凤凰,龙姬在一张椅子上面坐下,凝视着二人,她雪嫩尊贵的俏脸上毫无表情,那宽大雪白的衣领外,显露着曲线迷人,晶莹如玉的脖颈,金丝绣花的华丽宫装之下,凸起丰满的酥胸一起一伏,美丽清澈的双眸中寒光凛凛,“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了,到底是不是宋军奸细?到我的寒山悬空岛来做什么?”

战龙揉揉肚子说:“夫人,能不能先给我们吃点东西?还没吃早饭啊。”

龙姬冷笑道:“是嘛?正好白将军的花背妖龙也没有吃早饭,现在我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否则的话,你俩就到它俩的肚子里去找早餐吃去。”

战龙吓得退后一步,眼睛盯着那白将军的袖子,说:“只要不伤我们性命,你尽管问好了。”

龙姬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战龙答说:“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乃是大宋杨六郎,这次来悬空岛,是特意来拜望夫人的。”

战龙一时搞不清这个龙姬究竟是什么身份,不过那个将自己捉住的男子应该就是悬空岛岛主白松林。

龙姬点点头说:“倒是爽快,你来悬空岛找我何事?”

战龙说:“如今大辽无故兴兵犯我疆土,希望岛主为了百姓不再遭受战乱之苦,顺天意归降朝廷。”

战龙话音刚落,就见龙姬怒气冲冲的一拍桌案,喝道:“住口!什么狗屁朝廷?那赵家兄弟也算是明君吗?想当初若不是世宗皇帝收留,他还不知道去那里流浪呢,大周打下了江山,赵匡胤官拜殿前都点点,总掌全国的兵马,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可是他狼子野心,世宗皇帝英年早逝,他却苟合一帮心腹,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这种人也叫明君?”

可能因为言辞过于激烈,龙姬突然停住,一手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白松林急忙上前,“娘娘请保重凤体,无须跟这一帮乱臣贼子生气,这些宋军奸细,全都交给我处理好了。连同前天捉来的那两个女娃,我将他们全都做成灯笼。”

战龙和四娘对视一眼,看来八姐九妹真的在他们手中。

龙姬点点头,没有说话,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摆了摆,白松林会意,大袖一卷,就将战龙和四娘提起来,战龙也是一身武功,岂不料在他面前,竟是无从施展。被白松林夹住,身形快速飘过几处甬道,又回到那一片阴暗之中。

密室之中立即亮起了无数的灯笼,那些做工极其精致的灯笼一盏、一盏的依次点亮……白松林口中念念有词,对战龙和四娘说:“你们好好看来!”

说着转身顺着一条狭长的里弄走去,随着他轻盈的步伐,里弄两旁也亮起了灯笼。战龙和四娘开始注意到那些美丽而又散发着妖异光芒的灯笼。那一盏盏灯笼,不但做工精致,尤其选料特殊,看不出是什么皮子扎支撑的,灯壁极薄,上面刻画着优美的图案,有人物风景,也有山水神话,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

穿过这条幽长的里弄,前面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密室,屋子里面种满了色彩鲜艳,形状却极为相同的一种植物,碧绿的青藤在屋子里面的墙壁上缠缠绕绕。战龙和四娘突然闻到一股血腥,战龙心中暗道:“糟糕,那些灯笼是人皮做的。”

突然一阵张狂的怪笑……

白松林将战龙和四娘放开,大声道:“当年那些参与陈桥兵变的大臣,哪一个没有受过世宗皇帝的隆恩,他们见异思迁,叛主求荣,与姓赵的合伙串夺了我们大周的江山,好多大周的忠臣都被秘密处死。我深受世宗皇帝龙恩,立志杀光这些乱臣贼子,如今那些乱臣贼子已经有一些人就在这屋里面了。”

白松林的眼神越来越冷,让人望而生畏。

战龙颤声说:“所以你就要报复他们……白岛主,请问刚才那位龙姬娘娘是什么人?是白凤凰吗?”

白松林眼睛一翻,“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战龙现在虽然手脚自由,但是他也没有想要逃跑,这个白松林武功太高,自己根本就逃不了,四娘也是,心中更是惦记着八姐九妹的安全,问道:“前天,白岛主可曾捉到两个女娃娃?”

白松林道:“她们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来探岛。”

四娘颤声问:“她们现在何处?”

白松林哼道:“马上就要变成这儿的灯笼。”

四娘一听,险些昏倒在地,战龙急忙将她扶住,对白松林道:“白岛主,求你不要伤害她们,她们还是孩子。我这次来岛,一来是赎回她俩,二来是与岛主求和。”

白松林冷笑道:“求和?求什么和,你让赵光义让出皇位,我就放人。”

战龙看看四娘,见她神色凄然,显然是担心两个女儿,同时已经猜到相救女儿性命实在是太难了。

战龙不认四娘伤心,对白松林道:“白岛主,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以让赵光义让出皇位,你必须要让她们安全。”

白松林看了看战龙,点头道:“杨六郎,本将军知道你最近在朝纲之中红得发紫,赵光义也认了你做干儿子,要说跟你谈银两条件,我向你多少都能做主,可惜,老夫不缺钱。你真要是能够让赵光义退位,我就答应将他们放走。”

战龙点头,一脸严肃地说:“白岛主,我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三天时间为限,我回一趟瓦桥关,和赵光义商量下,然后给你答复。”

白松林沉思道:“赵光义在瓦桥关?”

战龙乃是缓兵之计,只想暂时拖住他不要伤害八姐九妹,然后再想办法。“白岛主,皇上现在不在瓦桥关,但是明天就回到。你能不能先让我们俩回去?”

白松林说:“你一个人,我可以派人送你走。这个女人留下。”

战龙护住四娘,“白岛主,你可是有言在先,不能伤害她们三个当中任何一个。”

白松林冷声道:“现在轮不到你谈条件。”

战龙急道:“白岛主,只要你保证不伤害她们三个,别说让赵光义退位,就是让我杀了赵光义,我也在所不辞。”

白松林眼睛一亮,“真的?”

战龙点头,凛然道:“当然是真的。”

第107章易水飘香(1)

白松林道:“那我就答应你,给你三天时间。”

说罢,双臂一振,清喝一声:“六丁六甲,六合波罗弥!”

就见由他身上飞出一道赤金色光符,啪的一声印到了四娘身上,四娘身子一震,眼神立即松散,身子马上不由自主随着白松林的手指的勾引,朝着白松林慢慢走去。

战龙如同被当头棒喝,太厉害了!“白岛主,我们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这就回去请命。”

白松林点点头,领着战龙走出密室,战龙还担心地回头看看,白松林森冷地说:“老夫说话算数,但是你也要记住,千万不要耍花招,小心我将她们三个全都做成人皮灯笼。”

“来人!”

一名卫戍营首领走过来,“岛主,末将再此。”

“送他离开。”

战龙含着眼泪默默告别四娘,跟着悬空岛的卫戍营首领离开七星凤凰楼。来到水边,已经有船只在这里等候,战龙被黑布蒙上眼睛,送到船上,感觉船离开岸后,战龙回过头,对着七星凤凰楼的方向,默默的说:“四娘,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上岸之后,战龙没回真定府,而是回到瓦桥关。

战龙回到瓦桥关,家中已经乱成一团,与大嫂说了悬空岛的遭遇,大家一听四娘和八姐九妹被抓,全都是暗自伤心,但是悬空岛易守难攻,尤其现在水师难以调动,大家全都是一筹莫展。日暮降临,天色也发生了变化,随着电闪雷鸣,大雨漂泊而下。或许是连夜的劳累,战龙想着营救四娘的方法,竟伴着滚滚雷鸣进入梦乡……

战龙一觉醒来,听窗外雨声潺潺,一旁七郎呼声如雷,又想起被悬空岛扣留的四娘,竟再也睡不着了,这时候突然听见院子里传过来脚步声,一个纤秀的身影,撑着雨伞从月亮门外走过来,来到战龙窗前停下,伸出一只手敲了敲窗棂。借着闪电的光亮,战龙认出来人是三嫂龙兰。

龙兰轻声问道:“六郎,你醒着了吗?”

战龙赶紧回答:“哎!我一不小心睡着了,大嫂她们呢?”

龙兰说:“大嫂怕你累坏了,现在即使你整天不睡觉,也没有用的,我们要做的是,养足了精神,想法将四娘和八姐九妹救出来。”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战龙问,他突然注意到,龙兰的装束,外衣里面还穿着水皮衣,“三嫂,你打算去悬空岛?”

龙兰点头说:“只有这一个办法,我水性好,悬空岛那些水下机关难不倒我。”

战龙摇头道:“不行,那太危险了。我不许你冒险。”

龙兰又说:“六郎,四娘对我们如同亲生,我们不能不救。除了这个冒险的办法,再无他法,就算你可以让赵光义答应那个荒唐的条件,三天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啊。”

战龙重重叹口气。

这时候,外面慕容雪航叩响门环低声说:“龙兰,准备好了没有?”

龙兰开门让大嫂进来。

慕容雪航进屋后,见到战龙问:“龙兰,你都和六郎说了吗?”

战龙接过话来说:“大嫂,三嫂都和我说了,搭救四娘的事情我义不容辞,就是搭上性命也要去的。为了不让大家知道,我们三个好好计划一下,就等着你来了。悬空岛的水路十分复杂,咱们不能贸然行事。”

慕容雪航点头说:“这件事情,目前就咱们三个知道,而且行动也只有咱们三个,其他的人暂时都不要告诉。”

龙兰问:“二嫂那里也不说吗?”

慕容雪航点点头,战龙说:“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抢着去,人越多越危险。”

龙兰又问:“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慕容雪航说:“这两天,紫若儿一直与我住一起,她了解一点悬空岛的情况,她说悬空岛水域四个方向都有埋伏。东、南、北三个方向最为复杂,尤其水下还有极具杀伤力的秘密武器。只有少数几个人认识那三个方向的水路。”

战龙想了想说:“那么西面呢?怎么说?”

慕容雪航说:“岛上的人外出都走西面,水路比较好认,可也是限制在他们自己人的情况下。如果有外人进岛,则需要先找葫芦渡口一个名叫福来居的小客栈,那儿是岛上专设的贵宾接待处。另外,紫若儿告诉我,明天正好是真定府举办龙舟大赛的日子,以前悬空岛的人经常参加,虽然今年岛上与官府这方面关系紧张,但是我们还是想去碰碰运气,如果能抓到一两个重要人物就好办了,那时候我们可以同悬空岛交换人质。如果碰不上,咱们再去葫芦渡口想办法。三天时间之内,我们还能在想其他办法。”

三人商议好之后,趁天还未亮,悄悄离开瓦桥关,出南门坐船由水路前往真定府。易水之上,气候温和,朝阳初起,云净天高。湖波清浅,因风起皱,映着阳光,幻成一片片的金鳞,散动不休。水底游鱼,往来可数,掉尾拨头,近舟而嘻。两舷船娘,双桨轻摇,船过处,把湖底的香灰泥搅成一团团的淡雾浓烟泛上湖面,随着一圈圈的水漩,由小而大,荡散开去。

战龙不住的将目光朝慕容雪航脸上扫去,慕容雪航面沉似水一面观赏湖上的风景,一面想着营救计划。

小船一路扬帆急驶,来到真定府。

真定府因为不是前线战场,所以这里还没有被前方战火弥漫。

三人也没有去找令公,生怕他更担心,而是提前派一名亲信给令公置信,说四娘正在协同战龙与悬空岛谈判。

真定府一年一度的龙舟大会,让整个真定府从清早就忙碌起来,府台衙门和水师提督衙门都出动了大批官兵,因为龙舟大会涉及范围广阔,不少江湖门派也为争名好利而加入竞渡比赛,少不了大打出手,去年龙舟大会就发生帮会火拼,导致双方伤亡不说,看热闹的老百姓也有不少死于骚乱。

真定府通易水湖的这段水路宽阔、笔直,太阳刚升起来,永定河两岸就已经人山人海,男女老少,人挨人接踵连肩,商买商卖,叫喊声络绎不绝。待到日上三竿,再看得胜渠的水面上,十二条大小相仿,颜色各一的龙舟已经整装待发。

每条龙舟都是用整木雕成,舟身密刻鳞甲,龙头高飘彩旗,龙尾密布锣鼓,每舟都约六七丈长,上有挠手四十八人,鼓手一人。比赛尚未开始,参赛者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战龙他们到的时候,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三人挤到人群里面,慕容雪航说:“六郎,悬空岛只有你去过,里面的人也只有你认识,你先看看那些龙舟上有没有岛上的人?”

战龙将目光投向那些龙舟,无奈离得太远,加上上面的人几乎都穿了相同的衣服,实在难以辨认,因为来得匆忙,数码相机也没有带。加上在岛上战龙统共也没见几个人,所以战龙无奈的摇摇头。慕容雪航嘱咐他说:“等会儿那些龙舟过来了,你再好好辨认一下。”

这时龙舟大赛已经拉开序幕,府尹大人站在高高的祭祀台上,点燃香烛,开始烧纸钱,照老规矩每次龙舟大赛开始前都要先请龙神,府尹大人先要让龙神保佑真定府百姓的平安,然后比赛才能开始。

龙兰介绍说:“那条装饰的极为富丽的杏黄色龙舟,是真定府大永钱号的商船,这比赛也是大永钱号和官府联合举办的。”

战龙和慕容雪航顺着龙兰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那条龙舟的舟身也比其余的龙舟长出一截,龙头高昂,龙尾高卷,舟身上刻着八仙过海,雕镂精美,再刷过金漆后,更是耀眼夺目。四十八名挠手各个身强力壮,黄巾裹头,赤着臂膀,露着一身健壮的横肉,下面也是黄色的兜裆滚库,手持长桨分列两边,严肃待命。龙头高悬一面杏黄旗,旗子掐金边走银线,中间白月光斗大的一个“永”字,旗子下面,一面巨鼓前一名壮汉也是黄巾罩头,手持鼓锤,正在等待号令。

这时一通鼓响,随着出发赛点红旗挥舞中,宣告比赛开始,刹那间各条龙舟上鼓声齐响,震的水面忽忽乱颤,一黄、一红两条龙舟领头,十二条龙舟也如脱缰野马,逆水飞出,空留身后道道水花……

两岸罗衣扑鼻香,银钗照日如霜刃;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目如瞬;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霓晕。

眼见那些龙舟斩浪而来,气势吞天,战龙惊叹道:“逆水尚能如此迅速,若是顺流还不飞起来啊!”

眼见最前面的两条龙舟已经靠近中段,那红色龙舟后劲十足,舟上四十八名挠手喊着齐刷刷号子,“嘿呦……嘿呦……”

已经超越过大永钱号的龙舟半身,如此激烈的竞赛,哪怕一个龙头就足以奠定胜局,何况半个身位?龙兰又说:“你们看那条红色龙舟上面的鼓手,他绰号”浪里白鲨“水性通天,这人名叫陆涛,前年因为闹事吃了官司,被官府抓了,想不到这么快就放了出来,想必是官府收了他的银子。

“陆涛?”

战龙口中念着陆涛的名字,放眼看去,但见红色龙舟之上,领鼓之人正是那天晚上自己躲在鱼篓中遇到的陆涛,连忙对大嫂说:“大嫂,这个陆涛就是悬空岛的头目,我见过他。”

慕容雪航点点头,惊喜道:“太好了,我们盯紧他,千万不要让他跑掉了。”

也看着红色龙舟就要超越排在第一的黄色龙舟……

黄色龙舟的领船鼓手见状,偷偷的左袖一挥,由袖中飞出一股褐黄色雾体,因为两船相距仅有数尺距离红船上面邻近他的的几个挠手被黄雾笼罩后,身体摇晃,明显的身体乏力,手脚迟钝。以至整条船也慢了下来,“烟雾有毒!”

那几个被烟雾击中的挠手喊叫着站起来,却因为控制不了身体,纷纷掉进河水里去了。

陆涛去年就是吃了这亏输给大永钱号,今年因为岛上与官府的关系紧张,就私下里加入了朋友的船队,志在报仇雪恨,想不到大永钱号的人又故伎重演,自己兄弟又着了暗算,心中气恼,抡起鼓槌朝着对面船上一阵乱打,黄色龙舟上的挠手也被打得抱头落水。

陆涛还不解气清喝一声,身子一旋,跳将过去,朝着那领船劈头就打,船上本来就狭窄,二人扭打在一起后,引得两条船上的挠手也不闲着,各舞手中木桨,打的乱成一片,两舟也越加靠近,最后竟绞成一块,都不能向前,两船的水手也在打斗中,扑腾扑腾的落水无数。

陆涛和那领船也落得水中,不过二人落水后并不下沉,而是各自施展看家的水上功夫,踏浪如飞,交战起来。拳脚上的功夫虽然算不上高手,但是这么长时间的恶战仍能浮在水面,可见二人水上功夫何其了得。后面追上来的那些船,因为水面堵塞,也纷纷停下里看热闹,并不住的为二人喝彩。

眼看着二人水面上一番恶战之后,又双双沉到水下去了,好半天不见上来。这时候因为暴乱,官府的水师已经出动,十几条小船载着百余名水兵慢慢朝这儿靠拢。又见水面上突然翻出一道浪花,陆涛腾空飞出水面后,施展水上飞的独门绝技,沿着水面逃上河岸,接着那黄船领船的尸体也慢慢浮上来,尸体下面鲜血慢慢的染红河水,红色的水纹向四下里散开。

看陆涛逃走,慕容雪航冲战龙和龙兰说:“快跟上他,别让他跑了。”

三人紧随陆涛身后,见陆涛三拐两拐,绕开人群,钻进一个胡同,然后又从另一个胡同穿出来,沿着河堤穿越一片树林停住脚步。陆涛回头看看,确定没有官兵追上来,这才放心大胆的来到又绕回树林。

同类小说
《女神捕沈霜雪》
[著]
《神鬼十八妓》
[著]
《无耻魔霸21~25》
[著]
《收伏异形魔姬(1-2)》
[著]
《淫蛇传之蜈蚣精複仇》
[著]
《【黄蓉与洪七公】【完】》
[著]
《30岁的美妇情结》
[著]
《娇羞美熟妇》
[著]
《【河图】【天魔】【第六集】第五章》
[著]
《【孤雏情陷红粉争霸】(第三卷第210章)》
[著]
《【征艳神雕记(浪迹神雕)】(第一卷第58章)》
[著]
《阿里布达年代祭第一部:卷三第一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1第83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二第6章)》
[著]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81-82)】【作者:向前】》
[著]
《云踪魅影第五章》
[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