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友链推荐

武侠虚幻小说:《【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45-147)】【作者:向前】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45-147)】【作者:向前】 [更新时间]:04月01日


  第145章 携美共逍遥(2)

慕容雪航、紫若儿、白云妃、白雪妃军都化装成随行侍卫,穿了御林军的服色,混在大队人马之中,六郎骑了御赐黄骠马前呼后拥,后面是公主的四辆马车,其中两辆车上装的都是嫁妆,六郎率队得意洋洋出南门,顺着易水直奔飞虎城。飞虎城守将沙宝飞早已经接到兵部的消息,尽管是程世杰亲信,但是程世杰降宋之后,到底没有公开对抗朝廷,所以还必须按照礼数迎接钦差大人。

于是大队人马来到飞虎城后,六郎就带领四名亲随与潘凤潘豹跟着沙宝飞来到府邸。一行人跟着沙宝飞来到正堂,公主上面做了,下面所有人先行过君臣大礼,然后分宾主落座,沙宝飞吩咐大摆盛宴,款待钦差大人。六郎客套一番,就吩咐随行队伍就此留宿,沙宝飞安排了最好的驿馆给钦差队伍住宿。

酒席宴上,六郎暗中对大嫂说:“大嫂现在就已游客身份在沙宝飞将军府附近找一客栈,切忌越近越好,另外不要露出咱们的身份。”

慕容雪航不知道六郎搞什么名堂,但这次办的是皇差,六郎是钦差大人,自己只能言听计从,于是就暗中去办这件事了。

酒宴后,六郎挽着沙宝飞的手说:“沙将军,你我可真是一见如故,我有几句掏心窝的话要说给你听啊。”

沙宝飞连忙说道:“承蒙钦差大人厚爱,有话但讲无妨。”

六郎左右看看说道:“这种场合,人多眼杂,咱们借一步说话。”

沙宝飞点点头,引领六郎来到自己的内室,六郎对这儿可是眼熟得很,他拉住沙宝飞袍袖一同落座,低声说道:“久闻沙将军骁勇善战,家父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夸奖与你,但是将军殊不知你就要大祸临头了。”

沙宝飞诧异道:“此话怎讲?”

六郎说道:“前些日子,飞虎城有一大批运给辽人的军火,被朝廷密探查出,圣上龙颜大怒,本钦差这次前赴山西,就是要督促和协助程大人查办你。因为将军你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六郎我提前和你打个招呼,我觉得这种事绝对不是将军你所为,而是你的手下背着你所干的,所以你要做好准备啊。”

沙宝飞心中暗笑:“这小毛孩子哪里知道我和程大人早就串通好的,若不是他的指使,我又岂敢做这种惊天大事?”

不过他还是露出无限感激之情,对六郎说:“多谢钦差大人美意,小人真是无以为报啊!”

六郎哈哈笑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只是杨某此行,身边办差的兄弟甚多……”

沙宝飞马上明白六郎的意思,连忙说道:“大人的心思小人明白。”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朝六郎递过来,六郎却用手拦住,道:“今日多有不便,明日一早,我自会再来这儿拜会沙将军,到时候还请沙将军不要吝啬啊。要知道,我到了太原府,是要有很多花费的。”

沙宝飞暗骂道:“原来这小子胃口这么大,还嫌少了,不过这也好,老子就是不怕你贪多,真要是钓上杨六郎这条鱼,日后能够控制杨家将,再多花一些银子也值。”

六郎却趁着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将自己的宝贝UFO-2188窃听器安装到沙宝飞内室这张椅子的下面,然后站起来告辞,沙宝飞满怀欣喜的将六郎送出来,并一再嘱咐六郎明天早上到自己房间来拿东西。

六郎来到前面,见到大嫂已经回来,显然是已经办好了自己布置的差事,于是吩咐侍卫队护送公主回驿馆。来到驿馆后,六郎安排妥当潘凤之后,召集四女过来,说:“我们这次奉旨入山西,我很想听听程世杰是怎样看待咱们的。”

白云妃道:“那哪儿能听得到?”

六郎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有办法了,今天晚上我和大嫂就去沙宝飞哪儿,听听他怎么说,要知道这家伙是程世杰的死党,他嘴里的话肯定是程世杰一手安排的。”

慕容雪航不知道六郎搞什么名堂,道:“我们现在身份可是钦差啊,难道六郎还要与我夜探督监府不成。”

六郎说:“你们先不要乱猜,到时候我自然会有办法,就这样吧,大嫂陪我去执行任务,你们三个就留在这儿休息,另外小心警戒,保护好公主的安全。”

紫若儿道:“我也要去。”

六郎把脸一板,说:“人多了目标太大,你最好还是留在这儿,不要破坏了我的计划。”

紫若儿见六郎执意拒绝,也不好再说,怏怏不乐的回房间休息去了。白云妃和白雪妃嘱咐六郎一定要注意安全。六郎笑道:“我和大嫂会小心的。”

二女这才放心的回去休息。

六郎让大嫂带路,来到早已经预定好那家客栈,这家客栈就在沙宝飞府邸的后面,隔着一条街,环境十分清幽,店家见两个官差模样的客观进来,而且已经定好了房间,于是送来茶水和洗漱水,就乖乖的告退了。

慕容雪航不解的问:“六郎,你不是说要探听沙宝飞的秘密吗?难道就是一直待在这儿?”

六郎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窃听器,说道:“我自有法宝对付沙宝飞,这东西叫盘古开天助听宝盒,只要距离沙宝飞的距离不超过一里地,沙宝飞的声音就全装在这里面了。”

慕容雪航半信半疑的打量了一下六郎手里的东西,黑乎乎其貌不扬,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过人之处,六郎叹道:“因为咱们这儿没有卫星,所以功能只限于一里地之内,不然的话咱们躺在驿馆里就可以听到了。”

慕容雪航接过那东西,按照六郎的教导,把耳机戴在耳朵上,里面先是沉寂了片刻,马上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慕容雪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手中宝剑从匣中拉了一半出来。六郎连忙按住她的手说道:“大嫂莫慌,他是看不到我们的。”

慕容雪航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听下去,不由自主的说道:“真是沙宝飞啊!六郎,你真神了,这东西好厉害啊!我从未听说过。”

六郎紧紧贴着大嫂丰腴的娇躯,说道:“沙宝飞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儿监听他,哎!大嫂,他在说些什么啊?”

慕容雪航听着听着,突然俊脸娇红起来,然后一把揪下耳机,摔到六郎手里。气呼呼的说道:“都是什么啊,乱七八糟的……”

六郎吃了一惊,自己戴上耳机听起来,就听见里面传出来一阵女子的淫声浪语:“啊……亲哥哥!你好厉害啊……贱妾简直是……不要活了。”

然后伴随着沙宝飞的话语:“小宝贝,小心肝……自从你进府之后,我这魂都要被你吸走了。”

六郎嘿嘿一笑,对大嫂说道:“我当什么呢,这不是沙宝飞和新纳的小妾欢好呢吗。”慕容雪航羞答答说道:”

那你也不能让我陪你听这个啊!我回去了,你自己监听他们好了。”

说罢就欲离去,却被六郎一把抓住手腕,六郎说道:“大嫂,咱们现在是钦差大臣,是替皇上办事,凡事都给小心谨慎才行,俗话说夫妻枕边无外话,这沙宝飞新纳了小妾,办完那事说不定就会扯到正题上。你那能走啊,我还要与你商议之后,做决策呢。”

慕容雪航只好耐着性子留下来,红着脸盘坐在床榻之上,修炼内功。六郎一边倾听着沙宝飞那边的春宫,一边歪着眼睛看大嫂练功,慕容雪航闭着眼睛说道:“你老是看着我干什么?”

六郎不说话,心中却暗道:“这些与自己有染的女人之中,哪一个不是醋意丛生?唯有大嫂善解人意,唉,我真是命薄,不能拥有她这样的贤惠女子,虽然在七星楼和飞仙观与大嫂有过那种无法避免的接触,但是自从那之后,大嫂一直向防贼一样防着自己。”

慕容雪航见六郎不说话,就睁看眼睛问:“是不是他们完事了?”

说话时候,又是羞红满面。六郎笑道:“还没呢。”

六郎又说:“大嫂,快听,沙宝飞他们说咱们呢。”

慕容雪航连忙将身子靠过来,紧挨着六郎,倾听里面的动静,就听到沙宝飞小妾说:“将军,他们真的管你要银子了?”

沙宝飞道:“这还有假?是钦差大人亲口要的。”

小妾说:“你怎么能答应他们呢?而且还准备这么多孝敬他们,呜呜!我爹爹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银子,现在你一下子就送出去,心疼死我了。”

沙宝飞安抚道:“亲宝宝,男人嘛,做大事不能拒小节,我舍出这些银两,却可以收买到或者说抓到杨家将的把柄,今后在辽主面前,加以利用,还愁赚不回来?”

沙宝飞小妾娇喜道:“将军,原来你是在利用那钦差啊?”

沙宝飞说道:“辽主对我千般信赖,甚至超过了对太原侯的信赖,辽主让我监视程世杰,我正好收买这姓杨的小子,替我刺探一下程世杰的动静。”

小妾喜道:“将军真是深谋远虑啊!”

接着二人有欢欢我我起来,慕容雪航连忙将身子移开,六郎笑道:“大嫂怎么不听了?这么晚了还忙着练功吗?”

慕容雪航道:“前些日子在飞仙观被我吸取了张文亮的馗罗,想不到他的修行这样深厚,这么多天了,我还没有将他的馗罗全部消化掉,另外这些日子将是我元神升级的关键时候,我想在到达太原之前,将元神升练到第八道,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因为急功心切,导致有一点儿误差,所以我必须赶时间将内功恢复好,前些日子都是紫若儿在帮我练功,眼看就要元神升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六郎高兴的说道:“大嫂,恭喜你啊,修的第八道元神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用天电织网杀敌了?我听说这一招数一旦使出来,是可以大面积杀伤强敌的,两军阵前以少对多时候最为实用。”

慕容雪航点头说:“不错,再往下练将是灭天神雷,专门用来诛杀与自己功力相等的对手,修神永无止境,也是每一个修神者的一生都无法完成的梦想,我师父骊山圣母修神一生,仅得九道元神,但足以对付程世杰那厮,我多么渴望有朝一日……”

说至此她轻轻叹口气。

六郎心中暗道:“原来大嫂除了想要一个孩子之外,还有这么一个梦想。”

于是说道:“大嫂,我现在和你一样,都在修神,但是我只是刚入门,刚刚练得风火雷霆决,你若是不嫌弃,我可以帮助你快速修炼元神。”

慕容雪航惊讶道:“六郎你什么时候开始修神的?”

六郎就将饿虎岭白家姐妹教自己用双修的办法,速成六道元神的事情说给大嫂听,慕容雪航听的面红耳赤,道:“六郎,你真不要脸,居然同时要了她们姐妹两个……”

六郎把手一摊,说道:“当时情况紧急,我要不及时修炼成功,只怕我们三个都要被活活的困死在里面,另外我身上有明神留下来的本元,不但自己练功神速,就是和我一起双修之人,同样是受益非浅,难道大嫂不知道吗?”

慕容雪航自然之道,在七星楼和飞仙观,她早已经感受到六郎体内的特殊能量之源,若不是这两次,自己恐怕还要苦修十年,才能有元神晋级的机会。可是这种敏感的话题,一旦提出来,她顿时羞得无地自容。六郎趁机握住她汗津津的双手,说道:“这次山西之行,说白了就是玩命之举,若是大嫂的功夫再上一个台阶,我们就多了一分胜利的机会,大嫂!随行的这些人中,你是第一高手,一旦发生意外,我们大家的性命可就全指望你了,为了这些人的平安,你就答应了吧。”

慕容雪航低声问道:“答应什么?”

六郎厚颜说道:“我要和你元神双修!”

第146章携美共逍遥(3)

慕容雪航低声问道:“答应什么?”

六郎厚颜说道:“我要和你元神双修!”

慕容雪航惊讶的几乎要叫出来,却被六郎紧紧的贴着身子,六郎拥着大嫂温香的身体,说道:“自从那次过错之后,六郎已经不能自拔,虽然说大嫂当初是为了救我才……可是你还不如不救我呢,我心里一直对大嫂充满着愧疚和爱慕,更多的还是那种叛逆的欲望,飞仙观你没有拒绝我,我知道原来大嫂也是喜欢我的。”

慕容雪航惊慌道:“六郎,不是这样的!第一次我是没有办法,不忍心看着你去死,而在飞仙观是因为你救了我,我感激你才……”

说至此,眼中已经是泪水盈盈,似乎在恳求六郎不要再将这种事情延续下去。

六郎正色道:“大嫂,这一次完全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照想,我是多么希望你赶紧练成第八道元神,这样我们就不用惧怕程世杰了。”

说着,嘴巴朝着大嫂粉嫩的脖项吻过去,慕容雪航惊慌失措,那慌乱的眼神与六郎碰个正着,就在她与六郎对目的一刹那。慕容雪航心中一凛,她隐隐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已经不可能再摆脱的开六郎的纠缠。那将是一种即幸福,又令人羞愧的事情。

六郎那双透射着无限深情的双眸,就象化了魔法一样的诱人,吸引着她,让她始终不能移开。让她慢慢的心神俱醉,不能自已。此刻,六郎的眼神如大海一般宽广温柔,又如天空一样深邃迷人。刹那间,慕容雪航心不能自己,她彻底的失去了自我。迷失在六郎温柔的眼中,迷失在六郎甜蜜的爱中……是没有理由,还是不需要理由?

六郎一直深深地凝视着大嫂,同时也被她颠倒众生的绝美风姿和优雅贤淑的气质所倾倒,大嫂的神情温柔恬静,浑身充满女性成熟的妩媚媚力。没有语言的表达,不需要语言的表达。一切的语言都变成了多余,眼神告诉了他俩一切的答案,行动即将是最好的证明。六郎心甜如蜜,低头往大嫂的唇上吻去。慕容雪航给他一吻之后,一颗心怦怦乱跳,红晕生颊,娇羞无限,本来绝美的俏脸上更增三分艳丽。

她被迫抬起如花的俏脸,和六郎缠绵热吻着。六郎同样用自已的双唇紧紧地吻住她,大嫂嘴唇是那么的柔软细嫩,芬芳袭人,其中又包含着无比的柔情和爱恋,令六郎深深地沉醉。激情深吻后,六郎缓缓地解开大嫂的衣服,当看到那洁白无比一片酥胸时,六郎轻声叫道:“大嫂!”

慕容雪航一阵犹豫后,柔声道:“你……让我心里很乱。”

六郎微微的问道:“为什么?”

慕容雪航颤声道道:“我还是怕?怕别人的眼光,怕受到世人的冷嘲热讽和唾骂。”

六郎道:“虽然说咱们杨家家规森严,但不孝有三,无后乃大,大嫂若是再不及时为杨家添加人丁,倒是会引来唾骂。所以大嫂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为杨家留下根种。所谓一般的道德礼教!只不过是人为保护自己而作出来的东西,强者从中得利,弱者受尽约束折磨,但没有了就会天下大乱?什么东西都不是从来就有的。什么君臣之道、夫妻礼纲,我们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只需要过自己的生活,我们的幸福不需要别人的评价。我对大嫂除了敬慕之外,还有一种爱慕,是隐藏在内心多少年的,你就让我来报答你吧。”

慕容雪航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六郎的话,泪水竟然哗然而下。她不是一个容易掉泪水的人,可是在那一刹那,让她情不自禁起来。六郎看着她饱含的泪水,不知所为何故,但是这种时候,已经不容收手,就算自己一辈子不再沾染大嫂,她的贞洁却早已经被自己毁掉了,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多多疼爱她才行。于是六郎继续解开着慕容雪航身上的衣衫,慕容雪航侍卫服里面穿的是一件白纱紧身淑女罗裳,闪烁生辉,绢裤轻薄,娇躯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她羞红的脸形极美,柳眉凤目,眸子像寒星似的,发出一闪一闪的亮光,吹弹得破润滑的皮肤,白得似玉,嫩得仿佛只要轻轻一捏就可以挤出水来,最使人迷醉是她显露出来的英姿飒爽的丰姿艳绝人寰。透过那层薄薄的白纱,依稀可以望见她雪白细嫩的肌肤、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

六郎温柔的将那薄如蝉翼的内衣卸掉,紧紧拥住大嫂丰腴的娇躯,低下头紧盯着她美丽的双眸,说道:“大嫂,我永远爱你!”

慕容雪航抬头直直的望着杨景天,眼神空洞,美丽的眼睛里泪水却越滚越多,她有些不能接受而开始摇头。

六郎则动情的凑上嘴唇,亲吻那一片泪花:“大嫂,是我害了你,但我要永远对你好!”

慕容雪航晶莹的泪珠不断滚落下来,她突然伸出玉臂勾住六郎的脖颈,用滑嫩的脸摩着六郎的脸,喃喃地道:“六郎,你害死嫂嫂了,我恨你!”

六郎浑身剧颤,不由自主地望向大嫂那双秀美无伦,饱含深情的剪水双瞳,心内涌起滔天巨浪,暗自感叹自已何其幸运,竟能得到大嫂爱恨交融的感情,当即忍禁不住,抬起英雄,强力进入大嫂温暖的体内,口中不断地喊着大嫂……大嫂!然后就在一段漫长的重复动作中之后,慢慢的停了下来,慕容雪航用手擦了一下六郎额头的汗水,小声说道:“六郎,我好想死!”

六郎紧喘了几口气说道:“大嫂若是想死,我愿意陪着你共赴黄泉,可是咱们不能这样便宜了程世杰那王八蛋,我都答应过紫若儿,一定帮她诛杀这个叛贼的。”

慕容雪航娇羞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将我师妹收了的?”

六郎嘿嘿笑道:“其实并不是我故意的,而是那次红花亭事件,紫若儿被程世杰下了毒药,后来再与追兵恶斗的时候,又中了刀伤,眼看性命不保,我知道自己身上有独特的功效,所以就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与紫若儿做了那种事情,不过大嫂放心,这件事情我迟早要告诉父亲的,紫若儿也答应和白家姐妹一同侍奉我,咱们杨家女将多多,日后儿孙多多。”

慕容雪航破涕为笑,道:“你就能保证让紫若儿和白家姐妹都能够为杨家生儿育女?”

六郎坏笑道:“我不但能保证他们三个,还能保证大嫂你呢。”

一句话说的慕容雪航粉面通红,举起拳头就要打,却被六郎拦住道:“大嫂,请恕我冒犯你,不过我说的是实话,虽然这件事有点对不住大哥,但是谁让他不能生育?我保证只要你生下孩儿之后,我将永远的尊重你,只要你不同意,我绝不再骚扰你。”

慕容雪航不说话,心中却是思绪万千,自己当初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今天这种情景已经是不能挽回,这绝不怪六郎轻薄自己,而是造化弄人,情缘天定,没有办法而已。”

六郎搂住大嫂的纤腰,将其托起来,道:“大嫂,你不是要晋级第八道元神吗?刚才我们欢好的时候,我给你输送的内力你可曾感觉到?”

慕容雪航娇羞的点下头,六郎说:“那就好,我教给你双修的口诀……”

慕容雪航低声道:“口诀我知道的,我们修神界大都知道口诀的,可是这种羞人的姿势,非要这样做吗?”

六郎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当然了,要不怎么叫双修呢?咱们俩缺一不可。”

慕容雪航又说道:“我们修神界女弟子颇多,而且男女双修又是件羞人的事情,所以大多弟子都是采用两个姐妹一共双修的办法来修炼。”

六郎惊讶道:“我赛!还有这种事?两个女的怎么搞?”

慕容雪航道:“你不要想得那么淫荡,女弟子在一起双修,只不过是脱光衣服,背靠着背,全身经脉穴位完全吻合之后,就可以双休了,虽然效果不如男女双修那般明显,倒也比自己一个人苦练要快许多。”

六郎猜想大嫂肯定是和紫若儿这样试过,不过两个女子即使在一起脱光衣服,倒也没什么,要是换了自己如何控制得住?想到这里,六郎又说:“大嫂,紫若儿陪你练功太慢了,只怕到了山西太原你都不能成功,以后还是由我来陪你吧。”

慕容雪航娇羞道:“这种事岂能说来就来,让她们知道了,大嫂就只有自杀的份了。”

六郎正经道:“他们若是敢笑话你,我就把她们全休了,在我心中即使她们三个人加起来,也及不上大嫂在我心中的分量啊。”

月光透过纱窗照过来,铺在慕容雪航白腻如玉,柔嫩光滑的玉背上,泛起丝绒般的光晕,散发着诱人的光圈。她成熟的躯体丰润撩人,性感之极!六郎痴痴地瞧着大嫂那动人的玉体,浑身上下被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欲包裹着。便情不自禁的动起来,慕容雪航感受着六郎那火热的眼神,娇躯慢慢地抖颤起来,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雪腻的玉体上像是持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妩媚动人至极点!她不敢妄自动情,急忙背诵着口诀,引领元神快速修炼。

六郎却是痴痴地瞧着大嫂那慑人双眸,无法将目光移开。慕容雪航脸泛桃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

六郎的身体在极度亢奋的状态下,心神却出奇地清明,将自己体内那股明神赐给的神源,滔滔不绝的输到大嫂体内,与大嫂心灵相通,元神融汇,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语言不能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超越了刚才那纯粹肉体结合所带来的快感,这便是“元神神交”一个时辰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六郎在与大嫂元神合一的情况下,不仅大大促进了慕容雪航的元神晋级,同时也修炼自己的元神,另外还能感受到肉体上的超级快感,这真是一举三得。修习了一课之后,六郎扶着大嫂躺下来,见她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就问道:“大嫂,还差多少火候才能晋级?”

慕容雪航娇羞道:“差不多了,估计再有一两日,我就可以修炼‘天电织网’这一强大的功课了。”

六郎喜道:“要不要我再来加会儿班?”

慕容雪航道:“我怕将你累坏了,你那三个老婆可不容给我?”

六郎窃喜道:“不管他们,我只要你一个。”

说着又毛手毛脚起来。慕容雪航突然感觉到一生之中从未有过的快感,一种女人特有的幸福猛袭过来,想不到自己在六郎心中是这样重要,这让她无法拒绝六郎下面的要求。随即,那令人酸麻欲醉、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快感刺激下,慕容雪航脑海一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的秀美胴体在六郎身下只剩下痉挛的轻微颤动。

天亮时候,二人一同醒来,慕容雪航急着整理衣服,六郎却是慢条斯理的借着晨曦欣赏着大嫂绝美的裸身,待慕容雪航整理好衣装之后,六郎复有将其搂到怀中说:“大嫂,我对你可是忠心无二,日月可鉴,你可不要辜负我,尽快神功告成啊!”

慕容雪航娇声说道:“我知道了,六郎咱们是不是回驿馆?”

六郎说:“你先回去,我去找沙宝飞要银子,顺道将我的宝贝弄回来,以后还用得着。”

说着又在慕容雪航樱唇之上亲吻一番,二人告别。

六郎穿好衣衫,直接来到沙宝飞府邸前门,让门吏进去通报。

不大工夫,沙宝飞亲自迎接出来,问候过六郎有没有早膳?六郎说没有,沙宝飞又问要不要再寒舍早膳,六郎说不用了,自己还要赶回去公主那里请安。于是沙宝飞将六郎接入自己的内室,让那小妾将两个早已准备好的小匣子拿过来,六郎趁他俩忙和的时候,偷偷将自己窃听器收好。

六郎打开沙宝飞小妾送过来那两个匣子,其中一个里面装了一大叠银票,估摸能有五千两左右,另一个盒子里面则是珠宝首饰,金光夺目,不用看全是值钱的物件,六郎谢过沙宝飞。然后,仔细的端量起沙宝飞新纳的这个小妾来,见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纱衣,身段妖娆妩媚,雪白的双颊上,泛着一股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眉眼尽含柔情。

第147章 携美共逍遥(4)

六郎打开沙宝飞小妾送过来那两个匣子,其中一个里面装了一大叠银票,估摸能有五千两左右,另一个盒子里面则是珠宝首饰,金光夺目,不用看全是值钱的物件,六郎谢过沙宝飞。然后,仔细的端量起沙宝飞新纳的这个小妾来,见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纱衣,身段妖娆妩媚,雪白的双颊上,泛着一股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眉眼尽含柔情。

六郎暗自点头心道:“沙宝飞这小子艳福不浅啊,不知道从哪儿搞来这么一个标志的小女子,昨天晚上那一阵高过一阵的浪哼,叫的六爷心里头痒痒的,有时间搞她一次。”

沙宝飞看到六郎盯着自己的女人看,就干咳嗽了几下,六郎这才转过神来,冲沙宝飞说:“沙将军,多谢多谢!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六郎回到驿馆,先到潘凤那里请安,说是请安,还不是想趁没人时候,与潘凤亲热一会儿,看到公主寝室只有潘豹和几名宫女,潘豹正陪着姐姐吃早点,潘凤精神不太好,一副慵懒的样子,见到六郎进来,脸上这才露出一点喜悦之色,让六郎坐下陪自己一块吃早点。

六郎一点也不客气,坐下之后,问道:“公主昨夜是否睡的安定?这里的环境环境还能适应吗?”

潘凤皱着秀眉说道:“这儿又热又闷,尤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烦死了,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我派人去找你,你的手下说你出去微服私访了。”

六郎小声说:“小老婆,我可是责任重大啊,你这一路上五道关口,守将全是程世杰的心腹,咱们去的容易回来难,我是提前做一些准备,免得回来时候乱了手脚。”

潘凤恍然大悟,娇声道:“六郎,想不到你还是个颇具计谋的人啊!”

六郎笑道:“若是没有头脑,能做你老公?”

说着,借着桌子遮掩,将手放到了潘凤的大腿上,隔着藏青色的纱裙轻轻抚弄,潘凤惊慌的颜色更变,她想不到六郎居然如此大胆,就算自己不是皇上御封的昭阳公主,光天化日之下,他居然视若无人?再看傻兄弟潘豹,只管咧着大嘴往里面填东西,三笼屉灌汤包几乎全让他一人吃掉了。那八名宫女在门口全都是垂手站立,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六郎见潘凤脸上一片娇羞,显然是屈服于自己的淫威之下,更加大了胆子,手上一边继续动作,一边用眼神勾引潘凤,潘凤有些架不住六郎的攻势,红着脸将身子移开,道:“六郎,今日咱们什么时候起程啊?”

六郎道:“吃完早饭就动身,下一站是卧牛关,不过距离稍远,恐怕今天晚上之前是到不了的,所以半途中要找客栈暂住,公主若是嫌路途漫长寂寞,尽可宣见小臣。”

说毕,对着潘凤暧昧的一笑。见时候已经不早,六郎传令启程,他与慕容雪航、紫若儿、白云妃、白雪妃骑了高头骏马前面开道,后面是昭阳公主的马车,拖后的是那些宫女的马车,还有随行的队伍,一同离开飞虎城。

沙宝飞携满城文武在城门口恭送,沙宝飞已在嘱咐六郎,班师时候一定要来飞虎城,自己定当设盛宴款待。六郎口上应允,心中却道:“我回来的时候,就是你进地狱的时候,不过你那小妾确实不错,最好是等我受用之后,再送你们下地狱。”

白云妃、白雪妃姐妹就问六郎沙宝飞因何这样客气?六郎一边走一边说:“你们昨天晚上都是香甜如梦,我和大嫂却是加了一晚上夜班,不但偷听到了沙宝飞的机密,还趁机敲诈了他几千两银子。”

说着就把那两个匣子拿出来炫耀。慕容雪航被六郎说的粉脸通红,低着头都不敢抬起来来说话。

白云妃劈手将两个匣子一起夺了过去,嬉笑着跑到前面自己独吞里面东西去了,紫若儿小声问道:“大嫂,你昨天晚上一宿没睡吗?你可要抓紧时间练功啊。”

六郎心中好笑,暗自回味着昨天晚上与大嫂共赴巫山的余韵,猛然想起什么来,质问紫若儿:“若儿,你刚才说什么?你什么时候管你师姐叫大嫂了?”

紫若儿却道:“早晚都要改的嘛!再说大嫂叫着多亲近,你不高兴啊?”

六郎咧咧嘴,指了指前面的白家姐妹说:“若儿,前面你那两个姐姐可是不知道咱俩事情的,现在大敌当前,咱们不打内战好不好?”

紫若儿哼了一声,勉强答应着,慕容雪航开口说道:“六郎,你应该及早将紫若儿的事情说给她们知道啊,我见她们姐妹对你都是一片赤诚,就算你多一个老婆,她俩也会接受的。”

六郎点头道:“这个我自有安排,另外,我还准备将我和大嫂的事也说给她俩知道呢。”

慕容雪航吓了一跳,脸上顿时呈现出慌张之色,颤声道:“六郎,你可不要胡说啊!”

紫若儿奇怪的问道:“浏览,你和大嫂有什么事情背着我们?”

六郎见大嫂脸色越加慌张,笑道:“大嫂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孩儿嘛,和大哥又一直要不出来,我这么多老婆,就打算生出第一个孩儿后,送给大嫂抚养,那白家姐妹恐怕不会愿意,所以这件事情就拜托若儿了。”

紫若儿羞得粉脸通红,着急的说:“六郎,你果真是在胡说了。”

慕容雪航轻舒了一口气,不过还是用责备的目光朝六郎看过去,心中倒是一阵甘美,不由的问道:“若儿,到时候,你可舍得?”

紫若儿羞得双手掩面,催马跑开了,六郎望着前面三位娇妻的背影,感叹一声:“美不胜收!”

随即又转头对大嫂说:“她们个个都是清丽可爱,只是美中不足……”

慕容雪航问道:“六郎你居然还不知足?”

六郎道:“唯独少了成熟的神韵,让我对她们缺少依赖感,她们若是也能像大嫂这样,无时无刻想着我,关爱着我,那该多好啊!”

慕容雪航叹道:“六郎,你不要那我和她们比,还有一路上你要适当的关照一下她们三个,不要将心思总放在我这里。”

说罢,眉头泛上来一股忧愁,轻叹一口气,打马上前去了。

大队人马行至中午时候,停了下来,找一干净的酒店用了午膳,然后接着赶路,因为昨天夜里没有睡好,六郎骑在马上有一些瞌睡。正好一名太监过来传唤六郎,说公主有事情找六郎商议,于是六郎就打算到潘凤的马车上睡一觉,便将战马交给大嫂代管。

白云妃惊讶问道:“六郎,这个公主跟你这么熟啊?怎么老是传唤你啊?”

慕容雪航笑道:“白妹妹不知道,这潘小姐原是潘仁美大人的独女,潘大人还有意将她许配给六郎呢,结果这件姻缘没有成。”

白雪妃连忙问道:“六郎,为什么没有成啊?是不是人家看不上你?”

六郎啊了一声,说道:“是啊!我要是早就和她好了的话,她也就做不成公主了,还有你们也就没有机会做杨门女将了,嘿嘿!”

一句话说得白家姐妹有些不好意思,齐声对慕容雪航说道:“大嫂,六郎欺负我们啊!”

慕容雪航板起脸孔,对六郎说道:“你真是没正经,我们四人前面开道,你就不要跟着了,正好公主传唤你,你赶紧走吧,省得让我们看见你生气。”

六郎心中高兴,连忙钻进潘凤的马车里去了,大队人马开始启程,六郎舒舒服服的躺下来,只觉得眼皮乏累,眼看就要睡着了,却被潘凤提着耳朵叫起来:“喂!喂,人家烦闷得很,是叫你来陪我说话的,可不是让你来这儿打瞌睡的。”

六郎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凤姐,要我做什么?你倒是吩咐啊,我不是一直都听着吗。”

潘凤哼了一声,有些醋意的说:“人家都精神抖擞,唯独你就像打蔫的茄子……”

六郎反驳道:“不是吧,我有那么难看?”

潘凤抓住六郎的手臂质问:“听说你在悬空岛一下子收了两个夫人,我问你,你是不已经和她们圆房了?要不怎么这样没有精神?”

六郎眼睛一亮,眨眨眼睛来了精神,反手将潘凤的柳腰抓住,笑道:“既然是娶回来做夫人,当然要圆房了,难道还要她们守活寡不成?”

潘凤气急败坏的甩开六郎的手道:“你啊!坏死了,居然不经我同意,就与她们……那个,我!”

六郎惊讶道:“凤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难道我到老婆回来,什么时候和老婆圆房还要向你请示吗?”

潘凤红着脸说:“可,你不是说也要人家的嘛……”

说至此,声音细小甚微,俏脸也绯红起来,六郎乐道:“原来你想人家等着你排一下座次啊?”

潘凤鼓起勇气道:“排什么座次啊,我现在皇上钦封的昭阳公主,她们是什么?是被招安的水匪,当然是我在前,他们在后了。”

六郎摇头:“那可不行,既然你想进我杨家门,就必须遵守我们杨家的规矩,我们家的媳妇可是不分尊卑的。”

“那么分什么?”

六郎得意的说道:“谁伺候的我舒服,谁就做老大,依次往下排。”

说毕对着潘凤一阵色迷迷的怪笑,潘凤面红耳赤,战战兢兢的说道:“这就是你们杨家的规矩?”

六郎摇头说:“是我的规矩?你要嫁的人是我,又不是我们杨家。你要是不乐意,我不强求啊,我把你送到太原府后,就拍屁股走人。”

潘凤急道:“你可是答应过人家啊,我不要嫁给程世杰的儿子。”

六郎嘿嘿笑道:“那就是说铁了心嫁给我了?”

说罢,一只手顺着潘凤衣襟的下摆摸了进去。潘凤不可奈何的挣扎了两下,问道:“六郎,找你这么说,昨天晚上,你果真背着我,和她们好去了?”

六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是合法夫妻,皇上恩准的,难道有什么不妥的?’潘凤带着哭腔道:”

总之,我就是不高兴嘛!”

六郎低下头,对着那梨花带雨的玉容朱面吻了一口,道:“我这不来陪你了吗。”

潘凤依旧不高兴的说:“那你一来就打瞌睡?”

六郎一摇脑袋说:“没有啊,听到公主老婆召唤,我精神立马就来了,不信你摸摸看!”

说着就拉着潘凤的玉手到自己腰下去,潘凤颤抖的玉手一碰到六郎那坚挺的事物,立马羞得双颊绯红,呼吸急促,六郎趁机将嘴巴贴在她羞红的脸颊上,说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当朝公主,奉旨下嫁于程世杰的二公子程千虎,不过这个程世杰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他的儿子更不是什么好鸟,我已经决定了,现在就给他们成家戴一顶绿帽子。”

潘凤虽说尚未出格,但是潘家在朝中声名显赫,加上潘龙、潘虎又早已经成亲,潘凤对那种男女之事已经通晓一二,自然之道六郎说的绿帽子是指什么,脸上更加羞红起来,尤其手中还攥着那么一个东西,芳心不住的通通乱跳,神色也越来越紧张。

六郎不失时机的说着一些挑逗的话语,慢慢的让潘凤放松了警惕,就轻轻的解开潘凤的宫装,潘凤有些害怕的向外面看看,道:“六郎,太危险了,让人看到怎么办?”

六郎道:“公主的私用马车,哪一个胆敢过来偷来?被我看到了,就看了他的脑袋。”

说完,就将潘凤胸前那淡蓝色的酥胸取了下来,潘凤喘着粗气,酥胸更是起伏的厉害。

六郎咽了一口口水,双手捧住那一对雪白丰硕的乳峰,道:“好大好香啊!”

潘凤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身子却是一团酥软,再也没有力气反抗,六郎心中高兴,就在马车之中,将潘凤剥个精光,日光下,只见她更是宛如一朵水仙花,含羞带惬美丽极了,尤其身段凹凸分明,曲线玲珑,惹的六郎欲火高升,那种欲望由体内升腾,根本不受他思想的控制。

“六郎,你看我是不是很漂亮?”

潘凤娇羞的问道。

面对潘凤的大胆,六郎惊讶起来,惊讶的同时心中有些疑问,但是美人在怀,已经容不得多想,当即搂住潘凤的脖子,在她香唇上狂吻起来。潘凤没有拒绝,更没有推开,相反一把抱紧六郎,紧紧的把自己的肉身贴上道:“六郎,人家可是什么都交给你了,你今后可要真心对我好。”

六郎专心致志的吻着那一对雪白柔软而几位丰隆的乳峰,忽然抬起头对潘凤说:“凤姐,只要你对我忠心,我又怎么忍心对你不好?”

说着,一边尽情的挑逗,揉着她的敏感部位,一边狂吻着她的香唇!只见潘凤春心荡漾,气息短促地倒在那儿,满脸通红,一双美目痴视着他,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高一低的颤动者。

下午本来就热,如此行军更是令人焦躁难耐,想到自己居然能在马车里面春宫无限,六郎洋洋得意,身心巨爽,潘凤情窦初开哪里受得了六郎百般挑逗,现今热情如火,双手抱着六郎的脖子,伸出香舌来,她的火热舌头,乾燥欲裂,一碰到六郎的舌头,就像乾草碰烈火,更是猛烈无比。俩人就这样拥抱,一面热吻,一面互相摸抚起来。“嗯……好热……六郎你也脱了衣服吧!”

潘凤一边幌动身子,一边娇媚的说道。

欲望,一但激发,就如同覆水难收。

六郎被欲火冲昏了头,快速卸掉身上行头,俯视着胯下美人妖娆而有曲线的身材,滑平平的小腹,修长浑圆的大腿,真是上天的杰作。尤其令人遐想的桃源深处,更是神秘,像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迹,清幽的宁静,想不到凤姐看上去风骚妩媚,却也还是原装雏鸡哩。六郎眼睛喷火,欲火大炽,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一把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伸手便拨开她的双腿,全力一挺!

“啊!”

潘凤感到一阵撕裂的疼痛,从此告别的少女纯真的时代。

六郎这一下,让潘凤痛得热泪双流,全身颤抖,张口便要叫了出夹。六郎连忙用嘴唇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哭叫不得,同时快乐的挺进着。潘凤终于苦尽甘来,娇哼着,同时双手紧抱着六郎,形成一幅纯真、天然的交响乐曲。

同类小说
《女神捕沈霜雪》
[著]
《神鬼十八妓》
[著]
《无耻魔霸21~25》
[著]
《收伏异形魔姬(1-2)》
[著]
《淫蛇传之蜈蚣精複仇》
[著]
《【黄蓉与洪七公】【完】》
[著]
《30岁的美妇情结》
[著]
《娇羞美熟妇》
[著]
《【河图】【天魔】【第六集】第五章》
[著]
《【孤雏情陷红粉争霸】(第三卷第210章)》
[著]
《【征艳神雕记(浪迹神雕)】(第一卷第58章)》
[著]
《阿里布达年代祭第一部:卷三第一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1第83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二第6章)》
[著]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81-82)】【作者:向前】》
[著]
《云踪魅影第五章》
[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