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友链推荐

武侠虚幻小说:《【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39-142)】【作者:向前】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39-142)】【作者:向前】 [更新时间]:04月01日


  第139章 绝地双修(6)

时光又流逝了一天一夜,这日正午时候,战龙决定必须要试验一下效果了,当然实验之前,又搂着两位娇妻恩爱一番,事毕之后,战龙抖抖精神,血气神脉四象归元,要足精神气,暴喝一声,对这那道石壁劈出一道电闪,但听轰隆一声,那道石壁在巨大的冲击下朝外面坍塌下去,暴露出一个足有一丈方圆的大豁口,清洌的阳光和强劲的山风一下子灌进来,白云妃和白雪妃忍不住欢呼起来。

战龙将两位娇妻重新搂到怀里,调侃道:“两位老婆,想不到世界上最难的问题困扰下,咱们做一下夫妻生活,就轻松的解决了。”

姐妹二人都羞得粉脸通红,又发现自己还是赤身裸体的,慌忙忙着整理衣服。战龙笑道:“这个山洞,我爱死你了,老婆们,要不要和它来个告别仪式?”

白雪妃将衣服递给战龙,说:“傻瓜,看你那傻样,在这儿好像住上瘾似的。”

战龙呵呵笑着,穿好衣服,三人走到那豁口前,往下一看,不由得又傻眼了,对面千尺峭壁,峰遥直下,山涧中有一道波涛汹涌的河流,正好从脚下驰过。要想脱身,唯一的办法就是跳河逃生。但是从上面看下去,那道河流就像一条带子弯曲在山涧中,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能不能跳入水中真是不敢预料。三人互相看了看,白雪妃将手交给战龙,说:“六郎,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鬼,我跟着你一起跳,即使掉到河岸上,摔成肉酱,雪妃也无怨无悔。”

战龙又看看白云妃,白云妃也将手交到战龙掌心,说:“小贼,我也交给你了,我们三个生死永不分离,你就跳吧。”

战龙拔牙关一咬,说:“大家把眼睛闭上,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跳下去,是生是死,就让苍天做决定吧。”

于是三人一起闭上眼睛,战龙数到:“一……二……三!”

三人立即手拉手,迎着千尺峭壁朝下跳下去。

当听到扑通的落水声后,战龙顿时心花怒放,但由于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冲击力太大,三人拉在一起的手落水时被水流冲开,战龙也呛了好几口水,幸好自己熟悉水性,忙浮出水面,发现白雪妃就在自己跟前。白家姐妹自小在悬空岛长大,自然都会水,但白云妃还是被激流冲到了十数丈远的地方,三人费了好大劲才爬上岸。战龙一下子瘫软在岸边的草地上,两位夫人齐刷刷伏倒在战龙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虽然很累,但是逃出生天,三个人脸上更多的还是那份由衷的喜悦。

因为三个人都惦记着悬空岛的安危,找个地方随便要了一些东西填饱肚子,又买了三匹脚力,飞马赶回悬空岛,来到葫芦渡口的时候,已经是掌灯十分,战龙从瓦桥关带来的那些仪仗队都在这儿等急了,好几天不见钦差大人的影子,驻扎在这儿,也不知道下一步咋办,见到战龙终于回来,那些礼部官员非常高兴,见战龙还没有吃完饭,就要准备宴席。

战龙哪有心思再吃宴席,问他们这两天有没有看到过有人经这里出入,下属官员回禀说:“前两天是有一伙人从这里乘船上岛去了,他们还问过我们话呢。”

战龙问道:“他们问什么?”

“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队伍,小的不敢说这是钦差大人的队伍,就糊弄他说是真定府的办差官,在这儿设了卡子,要抓飞贼。”

战龙拍拍他肩膀说:“干得好!”

回头对白家姐妹说:“看来他们已经上岛了!”

白云妃说:“上岛都是些什么人?”

白雪妃道:“我知道,全是程世杰的手下,领头的是西域五毒教教主五毒教主,他们的目的是‘七星破甲图’,而且韩天远已经投靠了程世杰,姑姑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她和龙姬娘娘的处境一定十分危险,我们要立即支援她。”战龙点头,吩咐手下准备船只上岛,由白家姐妹带路,战龙带着自己的队伍,趁着天黑摸上悬空岛,到了悬空岛南岸,白雪妃让船只停在荷花荡里隐蔽起来,对战龙说:”

现在岛上什么情况我们一点都不清楚,这么多人一起登陆目标太大了,我先上去侦察一下,你们等我消息。”

白云妃拉住她说:“小妹,太危险了,我陪你一块去。”

白雪妃摇摇头说:“我一个人足够了,你留在这儿,保护六郎!”

战龙说道:“算了,我们三个一起上,互相也有着照应,队伍就留在这儿,不要暴露。”于是三人潜水来到岸上,果然发现岛上气氛紧张,白雪妃带路,穿过桃花坞,直奔七星楼,来之切近,就看到七星楼前已经被松明火把照的亮如白昼。韩天远已经带兵将七星楼团团包围,楼前的空地上,恶斗正在进行,四五个西域装扮的高手,正在围攻白松林。战龙对白松林的印象一直不好,甚至希望这个岳父不复存在,但是现在白松林终究是两个妻子的父亲,毕竟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看样子岛上的士兵大都被韩天远拉拢过去了。

白雪妃和白云妃看到当前情况,也是万分焦急,抬头向七星楼上面看去,白凤凰临危不乱的站在楼顶,正瞩目观看下面的战况。姐妹二人商议了一下,认为现在情况下,最好不要马上暴露自己,爹爹武功高强,罕有敌手,先观看一下情况再说。

围攻白松林的五个高手,都是五毒教的教众,五毒教主尚未出手,她身边之人已经沉不住气。雷霆使者脾气最为暴躁,这么多人对付一个人,这么长时间都不能取胜,早已按耐不住,悄然无声的靠近过去突然出手,手中判官笔直封白松林的死穴。白松林恶战之中却也是八面玲珑,灵腰一转,脚下莲花碎步,轻飘飘躲开了雷霆使者的偷袭。

雷霆使者心中恼怒,身形一跟左右开弓,判官笔和左掌一起朝龙姬劈头打去,白松林再次转身跳出他的合围,手中软鞭一扫,一溜乌黑的鞭影朝雷霆使者卷过来,雷霆使者知道对付软兵器不能硬拼,自己横身闪跃的同时正在考虑破解白松林软鞭的办法,突然白松林左手一仰,由袖中飞出一道银光,那道光芒见风暴长,竟然化做一条丈余的巨蛇,这条大蛇浑身通亮,银光闪闪,三角头型上镶嵌一张极为丑陋的面孔,它豁然张开一张血盆大口,朝雷霆使者咬来。

雷霆使者发现时那张丑陋的面孔时,那张血盆大口已经就在眼前,他吓的魂飞天外,手中判官笔信手一拨,砸向大蛇,但那大蛇居然不惧刀枪,虽被击中,蛇头一拐,森森毒牙已经咬中雷霆使者的手臂,雷霆使者便觉得手臂发木,判官笔也拿不住,掉落到地上,同时毒气攻心,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那大蛇卷着雷霆使者昏迷的身体回到白松林手中,白松林喝一声:“如此鼠辈,也胆敢挑战?”

手腕上一用力,那花背妖龙卷着雷霆使者的身体猛地甩出去,一下子将雷霆使者的身体甩到了数十丈远的台阶下面,顿时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五毒教诸位高手看的心惊胆寒,纷纷后退。五毒教主见到跟前护法丧命,暴喝一声,跃上台阶,站到了白松林身前冷声道:“竟敢伤我座前护法,本教主在此,还不赶紧受降?”

白松林轻蔑一笑:“五毒娘子,别来无恙,二十年前,你利用姿色诱惑了轩辕霸一,混上这教主夫人宝座,想不到时隔几年,你都变成教主了。不好好的待在西域,跑到中土来兴风作浪,逆天行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说罢,手腕一抖,银色的花背妖龙对准五毒姥姥袭了过来。

战龙细观那五毒教主,年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一身黑绸劲衣,紧紧裹着玲珑娇躯背后背着一件奇形怪状的兵器,远远看来,有些像一面银盆。看白松林手中妖龙朝自己攻过来,五毒教主身子一扭,轻灵的避开,同时朝背后一伸手,将自己的独门兵器‘五毒摄魂铃’取到手中,左右一分,便化为两面银盾,将她护在其中,与白松林大战起来。白松林金银双蛇并用,五毒教主居然讨不到一点便宜,她的那些手下招呼一声,一起上来帮忙,依然是战白松林不下。战龙心道:“这白松林,关键时候还真顶用,武功这么高”白雪妃观战之中,突然发现韩天远鬼鬼祟祟的离开,过了不大工夫又转回来,手中却拿了一样东西,看上去像是一个白瓷坛子。不由得自言自语道:“他在搞什么鬼?”

这时候,韩天远已经健步跳入战场,将手中白瓷坛子高高一举,朗声喝道:“白松林还不住手,你看这是什么……”

白松林闻听瞩目看去,顿时惊惶失色,破口骂道:“韩天远,你胆敢动世宗皇帝的骨灰?”

韩天远冷冷一笑,高声道:“你快些扔掉兵器投降,帮我们捉拿白凤凰,大破七星楼,否则,我就将这坛子摔下去。”

说罢,扬起手来,走近山崖,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白松林心神一慌,脱口喊道:“不要!”

说着,不顾一切的朝韩天远扑去。

第140章 绝地双修(7)

这一来,白松林必定要破绽百出,五毒教主是何等阴险狡诈之人,焉能放过这么好的偷袭机会?身形一纵,喊一声:“着!”

五毒摄魂铃中暴射出五种极其厉害的暗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中了白松林的后背。白松林身子一晃,还是勉强撑住,怒目注视着韩天远,咬牙切齿的说道:“狗贼!我不会放过你的!”

韩天远冷冷一笑,他在悬空岛十余年,深晓白松林的秉性,知道这个人在他眼中,柴世宗的灵位及骨灰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所以想出这个下流的办法对付白松林。见白松林果真上当,把手一样,手中那白瓷坛子顿时丢了下去,白松林惊愕中不顾一切的冲上来,韩天远握刀的手向前用力一探,雪亮刀尖便从白松林后心透了出来。

七星楼上面,白凤凰见到义兄被奸贼暗害,暗自叹息一声,心中也涌起几分难过,可白松林到死都不知道,那白瓷坛子里面所装的不过是世宗皇帝生前穿过衣物的焚灰。

战龙看到韩天远用极为卑鄙的手段杀死白松林,心中气愤不过,白松林过去的行为虽然让战龙有些痛恨,不似韩天远这般阴险,卖主求荣,简直是天理难容。白云妃和白雪妃见父亲遇害,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冲上前去。

白云妃、白雪妃见状,也现身出来,跟着战龙冲杀过来,那些叛兵本都是悬空岛长大,对白家感情颇深,有些人是受了韩天远的蛊惑,多半都是身不由己,见到两位小姐杀过来,都纷纷的退让。韩天远看到白家姐妹冲过来,一开始心中有些惊讶和惶恐,但是自己现在已经掌控了局面,还有五毒教这么多高手在场,一声狂笑,迎着战龙甩出一片刀光。

战龙对刀法根本不通,头一次面对强手,也拼了狠力上去,借着一股子激劲,与韩天远硬对硬,就听喀嚓两声脆响,二人手中的钢刀一同折断。战龙早有准备,看准韩天远用了一记风火雷霆决,韩天远吃惊之际,双拳交错护在胸前,用七星战甲破解了战龙这一记重击。那道霹雳攻击到韩天远近前,击中在他真气凝聚的护身甲胄上,激荡出一溜火花。

战龙扑上去,拳脚并用全无章法,打得韩天远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白家姐妹双战五毒教主,白雪妃用剑,白云妃使用长鞭,姐妹二人长短配合,相互照应,与五毒教主战成平手,五毒教主见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半路上突然杀出三个小辈,而且各个都很难缠。就对韩天远喊道:“韩岛主,夜长梦多,我们速战速决!”

韩天远顿时明白五毒教主要使用暗器大招,连忙摆脱了战龙的纠缠,纵身跳到台阶下面,战龙只当韩天远畏惧了自己,见白家姐妹双战五毒教主不下,就冲上来帮忙,三人扇面型将五毒教主困在中间,五毒教主暗自一声冷笑,突然间将身子一收,隐到两面银盾中,就要发射漫天花雨的暗器。

却听半空中有人一声清喝:“妖女休要猖狂!”

一白衣女子由天而将,正拦在五毒教主身前,她亭亭玉立与明月之下,一双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中升起,暗含着神秘不可测的平静。她一身白衣锦绣,如雪般洁白的衣裙在领口,袖口裙角部位都绣有紫色鸾凤,全身衣衫装束的一丝不苟,夜风竟似吹不乱她的衣裳,那一双杀机隐伏的清丽明眸望向五毒教主,道一声:“妖女,七星楼前岂容得你胡作非为?”

白雪妃与白云妃携手立于白凤凰身后,含泪唤一声:“姑姑!”

白凤凰略一点头,道:“你们不必害怕,姑姑二十年绝迹江湖,只是不愿再起刀枪,这些利欲熏心,狼狈为奸的小人,还自以为我害怕了似的……我一定为兄长报仇雪恨。”

白凤凰将手一扬,一口银光闪闪的短剑由袖口中飞到掌心。

五毒教主深知白凤凰绝非泛泛之辈,一边暗将袖内的暗器滑到掌上,以备随时出手,一边冷笑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凤凰天女不要自以为神功盖世,就想一手遮天,现在,你已经是孤家寡人,就不要做以卵击石的蠢事了。”

说罢,双手银盾挥舞中,漫天花雨的暗器已经激射而出,五毒教主的暗器一共有十三中,前面三组是柳叶飞刀、金钱镖、夺命金针,飞刀一共二十六口,用的是飞龙在天暗器手法一口连着一口线序飞出,金钱镖则是三十二只由左面银盾中次序射出,夺命金针无数,由右面银盾中以含沙射影的漫天花雨方式射出。

白凤凰知道五毒教主暗器功夫了得,当即喝一声:“风火雷霆阵!”

她双手合十,口中高喝同时,头顶霞光四射,其中一道凌厉的赤青气浪迅速向四周扩散,那青色的气浪扩散出一丈方圆后方止,那青色的气浪与外界的空气磨擦,散发出出一层象火苗一样的外壳,将自己连同身后的战龙、白云妃、白雪妃一并严严实实的护在里面。

那漫天花雨的暗器全射在那道赤青色气墙上,叮当乱响,火星四溅。战龙惊骇道:“这么厉害?”

白凤凰心若止水,静静看着五毒教主对自己发射暗器,手中那柄银剑含蓄待发,就等着五毒教主暗器停下来后破展露出。

五毒教主有些慌张,以至发射暗器的手法有了一些慌乱,前三种暗器顷刻间就已经射完。五毒教主正要发第四种暗器时,白凤凰抢先出手,旋风般迎着五毒教主扑了过去,五毒教主的第四种暗器竟未能发出,只觉得胸前一凉,等她意识到疼痛的时候,白凤凰已经收身回转原位。

韩天远意识到事情不妙,传令道:“放箭!”

顿时箭矢如飞蝗般扑过来,白凤凰冲战龙三人喊一声:“撤!”

她挥舞宝剑断后,四个人退入七星楼,韩天远带兵包围上来时,七星楼的大门已经关闭,那门乃是一尺多厚的木板制成,外面还包了铁皮,十分坚固,人力绝难打开。韩天远赶紧来到五毒教主身边查看她的伤势,白凤凰那致命的一剑,几乎要了五毒教主的性命,眼下她已经是奄奄一息,束手待毙。

韩天远道:“教主,你再支撑一会儿,我用八门续命术助你。”

韩天远虽然这样说,但是也知道五毒教主性命不保。

白凤凰带领战龙和白家姐妹进入七星楼,白雪妃难过地说:“姑姑,想不到岛上出了这么多败类。爹爹他……”

白凤凰擦擦眼泪,道:“你们没事姑姑就放心了。”

白云妃哭诉道:“姑姑,想不到陆涛也是个混蛋,这叛乱的事情,他早就参与了。”

白凤凰点头说:“我知道了,陆涛现在怎样了?”

白云妃神色惨淡道:“被我杀了!”

白凤凰赞许道:“杀得好!云妃,让你们姐妹受委屈了。”

战龙躬身施礼道:“姑姑,我是杨六郎,这次上岛原本是奉旨招安来的,想不到岛上出了这种事情,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白凤凰道:“现在岛上的兵马都受到韩天远父子的蛊惑和威逼,我们被困在这七星楼里,他们暂时还冲不进来,不过要想扭转眼下的局面,只有先想办法杀掉韩天远。树倒猢狲散,相信那些叛乱的士兵大多数还是有良心的,关键是韩天远不仅武功厉害,更是诡计多端,要杀他实在不容易。”

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来到七星楼地下,战龙现在才知道七星楼还有地下室,而且下面更是别有洞天,中间地方有一座神台,神台上面一金身玉砌的盘龙神鼎,神鼎周围摆放着一些精致的瓷器,战龙从未见过这等上好的瓷器,突然想起传世中所说的柴瓷“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莫非就是这些?这时候又一件景物映入战龙眼帘,就在盘龙神鼎的侧面,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被绑缚着。

“龙姬娘娘?”

战龙上前施礼,战龙现在还不知道龙姬娘娘就是明歌郡主的生母。大周皇后符雪琪。更不知道符雪琪已经被自己强行占有。

现在他最关心的就是萧绰。

明知萧绰是女子,战龙还是遮掩了她的身份,“萧贤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人正是萧绰,白凤凰对白家姐妹说:“将她带到楼上去!”

白雪妃惊讶道:“萧公子,怎么是你?”

白凤凰冷声说道:“他并不是什么萧公子,她真正的身份是大辽景亲王王妃,北院黑虎堂堂主。几次三番来我的凤凰楼捣乱,这一次中了机关,被我拿下了。”

白雪妃吃了一惊,萧绰看看诸人,微微一笑道:“白凤凰,怎么?你想用我来要挟那些人吗?没用的,悬空岛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大家最好还是坐下来谈条件,不动刀兵的好。”

白凤凰不予理睬,前面带路,众人登上七星楼楼顶,白凤凰亲手点燃七星楼上所有的灯火,好让楼下人等看清楚上面的情况,然后将银剑架到了萧绰的粉项之上,冲下面说道:“韩天远,你看看这是谁?快命令你的人放下武器,悬空岛的弟兄们,我知道你们受到了韩家父子的威逼,现在投诚还来得及。”

白凤凰的喊话果然起到作用,有些士兵已经开始议论了。

韩天远愤愤的吼道:“韩宾,有扰乱军心者,格杀勿论!”

第141章 龙枪萧绰(1)

然后他拢目向上看了看,只是微微一声冷哼,道:“虽然萧大人在你们的手里,可是我韩天远只受命于程大人,为了大辽和程大人的霸业,萧大人即使牺牲也是值得的!”

说罢传令道:“将所有的火药抬上来,如果楼上的人拒不投降,就给我就炸毁七星楼!”

战龙听罢故意叹口气,对萧绰说:“他们根本没有把你的生死看在眼里啊!”

萧绰有些挂不住,冲楼下说道:“韩天远,你不要乱来,程世杰尚还听从我的调遣,你胆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韩天远心中有数,今天的局势要想保全萧绰的性命,就会耽误了除掉白凤凰的大好时机,一旦不能及时除掉白凤凰,悬空岛这么多人,虽然现在自己控制了局势,保不起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意外,要想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必须除掉白凤凰。于是韩天远打定主意,吩咐手下,火速埋置炸药,马上炸掉七星楼。

萧绰见韩天远一意孤行,全然不听从自己的命令,自然之道他的居心,不由得轻声叹道:“七星楼,有十年的天下第一美女,还有这位年少有为杨将军陪我萧绰共赴黄泉,我是了无遗憾。”

说罢洒然一笑。

白凤凰皱起眉头,看着楼下那些人迅速的安置炸药,知道已经要挟不了韩天远,有心冲下去杀一条血路,又唯恐自己护佑不了几个小辈安全,就算自己侥幸活命逃走,又有什么意思?白雪妃和白云妃均都是面沉似水,瞩目不语。

战龙蛊惑萧绰道:“韩天远这样对你,难道你就不恨他?就算咱们一同死之前,你也要拉上他垫背啊。”

萧绰眼睛一亮,转头对白凤凰道:“白凤凰,你和萧绰之间本无深仇大恨,何必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你若是信得过我,就解开我身上的六丁六甲符,我下去取了韩天远的狗头,再回来受绑。”

白凤凰冷笑道:“萧绰若是六把御剑在手,悬空岛上无人能敌,若不是你贪图我七星楼下的宝藏,不借助楼中的机关,我根本就捉不到你,现在若是放了你,即使你杀了韩天远,不向我授首就降的话,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萧绰郑重其事地说道:“我用人格做保证!”

白凤凰狐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萧绰又道:“韩天远诚心置我于死地,不杀此贼,萧绰死难瞑目。”

战龙接言道:“姑姑,我替他做担保,萧绰若是言而无信,六郎愿意自己坠楼而死!”

白凤凰吃了一惊,问道:“你与她萍水相逢,为何这般信任与她?”

战龙深邃的目光看着萧绰恬静的面容,听了战龙的这句话,她原本波澜不惊的表情一下子被战龙搅乱。

目光望向战龙,战龙倒是一副悠闲样子,萧绰脸上悄悄一红,刚才,战龙一句大义凛然信任自己的话,让她芳心震颤。

战龙说道:“这不是信任与否的问题,而是事实所致,眼下只有姑姑你与萧绰携手,杀掉韩天远,我们才会有生存的可能,杀掉韩天远,必然会解除七星楼的危机,就算事成之后,萧绰言而无信,大不了赔上我一个人的性命,可是那样一来至少你和她们姐妹都可以活下来。”

白云妃和白雪妃闻听之后,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战龙心中暗笑,自己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妙计,既讨到了白家姐妹的欢心,又暗中救了萧绰的性命。于是偷偷对萧绰一个暧昧的眼色过去,萧绰会意的微微一笑,说道:“就冲杨将军这番慷慨陈词,萧绰也绝不做背信弃义之人,否则今后如何号令三军?”

白凤凰略加思索,终于挥手斩断萧绰手腕上的绑缚,并解开她身上六丁六甲符,又将剑壶还给萧绰道:“我助你一臂之力!”

萧绰点点头,道一声:“我先下去了!”

说罢,纵身跃下七星楼,白凤凰紧追其后,萧绰半空中已经抽出六把御剑,直奔韩天远而来。

白凤凰则去收拾楼下布置炸药的叛兵,白雪妃和白云妃因为功夫不到家,不敢贸然上去助阵,战龙更是连七星楼都不敢跳下去,三人只能站在楼顶上保护符雪琪,并为萧绰和白凤凰二人助战。韩天远正在给五毒教主疗伤,五毒教主中的这一剑伤势极重,仅凭韩天远自己的功力已经很难回天,但发觉萧绰由空而降,一句话都不说,就直取自己性命,显然是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激怒,韩天远做梦也不会想到白凤凰会放了萧绰,他本以为白凤凰厉害,尽管自己不是对手,但是身边这么多帮手,白凤凰也耐何不了自己,炸毁七星楼,虽然会殃及萧绰的性命,但是却会保全自己的性命,日后面对程世杰,讲讲今天的局势,自己也不一定会承担什么责任。

萧绰见了韩天远,二话不说,痛下杀手,韩天远一时招架不住,韩宾招呼五毒教主的那些手下过来给父亲帮忙,十几个人车轮大战萧绰,萧绰使用六把御剑,便如同人有三头六臂一般,根本不惧这些人的围攻,但是仅凭她一人之力,要杀韩天远还真不太容易。白凤凰杀散那些叛兵,就过来助战,她一加入,韩天远立马觉得吃不消,冲韩宾一使眼色,父子二人就要溜走,萧绰暴喝一声:“哪里走!看我浑元剑阵厉害!”

说话同时六柄御剑一齐飞出,就如同划过夜空的六道闪电,耀目电光照亮萧绰冷酷而绝美的脸,她一声暴喝人已经飘向半天空,那六柄御剑在空中迅速变化,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则千千万,千万道剑光演化出一座“天罡地煞混元剑阵”将韩天远父子以及五毒教教众一同困在其内。

萧绰身若游龙,飘忽闪烁于自己的剑阵中更是如鱼得水,顷刻间,剑光一收,萧绰已经收了六把御剑,韩家父子与那一干高手已经尽数倒地,无一活命。

白凤凰趁机毙了韩天远手下两名心腹头领,冲下面叛兵喊道:“弟兄们,韩天远已死,你们不要执迷不悟了,我念在你们跟随我们兄妹多年的请份上,既往不咎,你们还不赶快投降?”

那些叛兵大都不愿与韩天远同流合污,均都是被逼的没有办法,如今韩天远已死,头领又被白凤凰杀了,于是纷纷扔掉武器受降。白凤凰让他们马上将韩天远之前收押的那些自己的心腹由集中营里面放出来,形式算是基本上稳定下来。

这时,战龙由悬空岛带来的人马也闻讯上岸,虽是官兵,但是双方首领已经表示和谈,也就打成一家,帮忙清理七星楼前的尸体与用不着的炸药。战龙与白家姐妹从七星楼上下来,战龙兴高采烈的道:“韩天远这个逆贼,杀了他简直是大快人心。”

白凤凰看看萧绰,冷声道:“萧绰,你现在作何打算?是束手就擒,还是想凭借你的绝世武功逃离悬空岛?”

萧绰微笑道:“我萧绰一言九鼎,随你处置!”

说罢,收了御剑,将双手向前一伸。白凤凰点点头,发出六丁六甲符,锁住了萧绰身上经脉,又吩咐人将她双手绑了,才说道:“萧绰,我很是佩服你的勇气、胆略还有信誉,但是我不能放过你,明天我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为这次兵变而牺牲的我悬空岛烈士的亡灵,和我大哥白松林的在天之灵。”

随后令白云妃将萧绰关押倒七星楼内。

战龙心中一寒,看着萧绰被押赴而去的背影,心中有些凄凉,心道:“看白凤凰的口气,不是在玩笑,肯定是认真的,萧绰也是太认真,杀了韩天远之后,完全可以逃走的啊,非要逞这种英雄有什么用?”

白凤凰重新布置了巡逻队伍,将大家遣散,战龙以及随行的人马都被安排在驿馆,关于招安之事,白凤凰告诉战龙不要担心,她言出必行,但是接受招安之前,她要现给这次事变遇难的弟兄们一个交代,战龙想到白凤凰先前所说那句话,看来她是准备杀萧绰了。

战龙在驿馆之中翻来覆去睡不着,眼看着天就要亮了,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萧绰上断头台啊,不行,我得把她救出来。战龙想着,悄悄来到七星楼前,绕开岗哨,偷偷潜入七星楼里面,凭借记忆,找到通往地下室的那条通道,虽然战龙知道这里面机关重重,但是救人心切,也就管不了许多了。对照白凤凰引领自己进来时的操控方法,误打误撞,居然顺利的通过三道石门,来到那个盘龙神鼎跟前,还好,萧绰果然就被绑在那里,战龙一步冲上来,给萧绰解开绑绳。

萧绰神色很平静,“你干嘛来救我?”

战龙说:“因为你救过我啊。”

萧绰皮笑肉不笑地说:“上次在红花亭,我就你是因为……”

战龙问:“为什么?”

萧绰话到口边,又咽回去。

战龙感到心中纳闷,“萧绰,我敬佩你是个顶天地里的女中英雄,不想你这样死去。”

第142章 龙枪萧绰(2)

战龙在驿馆之中翻来覆去睡不着,眼看着天就要亮了,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萧绰上断头台啊,不行,我得把她救出来。战龙想着,悄悄来到七星楼前,绕开岗哨,偷偷潜入七星楼里面,凭借记忆,找到通往地下室的那条通道,虽然战龙知道这里面机关重重,但是救人心切,也就管不了许多了。对照白凤凰引领自己进来时的操控方法,误打误撞,居然顺利的通过三道石门,来到那个盘龙神鼎跟前,还好,萧绰果然就被绑在那里,战龙一步冲上来,给萧绰解开绑绳。

萧绰神色很平静,“你干嘛来救我?”

战龙说:“因为你救过我啊。”

萧绰皮笑肉不笑地说:“上次在红花亭,我就你是因为……”

战龙问:“为什么?”

萧绰话到口边,又咽回去。

战龙感到心中纳闷,“萧绰,我敬佩你是个顶天地里的女中英雄,不想你这样死去。”

萧绰心道:“这傻小子一定不知道和我做了那种事,哎!该不该告诉他啊。”

战龙发觉到萧绰的神色异常,“萧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我总感觉你好像看上六哥了?”

看到萧绰脸一红,战龙哈哈笑道:“原来真是这样啊。”

萧绰哼了一声,道:“你少要装蒜,对我做了那种事,难道你不要负责吗?”

战龙不知道萧绰说的啥意思,“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对你做了什么?”

萧绰叹口气,就将战龙神智混乱,在凤凰楼里面强女干了自己的事实说了出来,这件事早晚都要给战龙知道,萧绰也觉得战龙必须知道这件事。当然,萧绰没有告诉战龙和明歌郡主后来的事情。战龙听后傻了眼。

萧绰又道:“杨六郎也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你占有了我的初次,你总应该对我负责吧?”

“你的初次,你不是大辽景亲王王妃吗?”

萧绰幽幽地说道:“我们只有名分,还没有洞房!”

战龙恍然大悟,欣喜之余,将她抱了个满怀,对准香腮连亲数口,口中说道:“亲老婆,你老公来救你是来对了!”

萧绰不动声色的说:“谁稀罕你救!”

战龙诧异道:“那你稀罕谁来救你?岛上的人对你可是恨之入骨,白凤凰更是认为导致这次叛乱的罪魁祸首是你,准备明天将你开膛摘心呢。”

萧绰哼道:“人生自古谁无死?我萧绰顶天立地,死又何惧?”

战龙给她松开绑绳,道:“可是我舍不得啊。”

萧绰又说:“你打算将我怎么办?”

战龙认真的道:“什么怎么办?我放你走啊,谁让我是你亲老公呢,你救我一次,我就还救你一次,这叫一报还一报。”

萧绰摇头说:“悬空岛四面环水,我又不会游水,你给送我出去。”

战龙惊骇道:“我?我来救你出七星楼,已经是冒着生命危险了,再说我也不认识这儿的水路,糟了,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忽略了,不过我有个主意,你上楼去把白凤凰活捉了,拿她作人质不就得了。”

萧绰却道:“难道你没有看见白凤凰在我身上种下了六丁六甲符?我现在浑身功夫一点也使不出来,找她还不是送死吗?”

战龙焦急的说道:“那怎么办?不能老在这儿等死,你先跟我出去,咱们再想办法,不然的话,一会儿天亮了,可就麻烦了。”

萧绰点头说好,伸手往战龙肩头一搭说:“我浑身乏力,你背我。”

战龙一咬牙,将萧绰背到身上,小心翼翼的离开七星楼,回到驿馆,趁天还未亮,偷偷溜到自己房间,将萧绰放下来,抹一把汗水道:“亲老婆,你可累死我了。”

萧绰笑了笑,坐下来问道:“你怎样送我离开悬空岛?”

战龙想了想说:“天亮之后,白凤凰发现你不见了,必然震怒,肯定要大肆搜查,我想过了,她是不会想到我救你的,我现在就给你弄一身衣服去,你就化装成钦差大人的侍卫,留在我这儿,有人搜查的话,我帮你应付。”

一会时间,战龙拿了一身侍卫的衣服回来,让萧绰换上,萧绰换衣之间,又被战龙趁机卡油,战龙摸到胸前那一对异常丰满的肉球,惊骇道:“亲老婆,这么大啊?”

萧绰拍开战龙的手,说道:“休想占我便宜,我不是说过吗,要想和我好下去,除非你归顺大辽,否则……小心我翻脸无情。”

战龙嘿嘿笑着,回味上手上的味道,说:“让我归降大辽,太没有面子了,你若是归降大宋岂不是更好?我现在是钦差大臣,专权负责招安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想法啊?”

萧绰哼了一声,到头睡下,闭上眼睛说:“那你就离我远一点。”

战龙笑着搂着萧绰柔软的腰身倒下来,凑上嘴巴就要亲上来,被萧绰用手拦住,“你想好再来这个。”

战龙说:“想什么想?我也累了,抱着你睡一会儿总应该可以吧。”

说罢不由分说,将萧绰的纤纤细腰搂定,打起瞌睡来。战龙思想单纯,说睡就睡了。萧绰哪里睡的着,一边闭目养神,一边侧耳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天亮的很早,远处传来一阵隐隐的喧哗声,萧绰意识到有情况,连忙推醒战龙,战龙揉着睡眼爬起来,侧耳听了听,果然是出了问题,这时候门外侍卫禀报:“启禀杨大人,白小姐求见。”

战龙冲萧绰使个眼色,萧绰便将身形隐藏到床榻后面的罗帐中,战龙开门,白雪妃风尘仆仆的赶进来,说道:“六郎,不好了,萧绰逃跑了。”

战龙佯作吃惊样子问:“怎么回事?是不是还有韩天远的余党在岛上?”

白雪妃焦急地说:“不好说,姑姑十分生气,现在已经下令全岛戒严,全力搜拿萧绰,派我到你这儿来看看,她以前在这儿住过,有没有藏到这里来。”

战龙点头说:“那我得仔细搜一下,这个人武功太厉害,别再暗算了我。”

于是战龙集合队伍,命令将驿馆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消除哦的影子。战龙对白雪妃说:“她会不会已经离开岛了?”

白雪妃摇头说:“应该不会六郎,这个人非常危险,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儿,我先回去禀报姑姑,还有早饭后,你到七星楼来,姑姑有事情与你商议。”

战龙点头应允,送走白雪妃,战龙关上房门,放萧绰出来,“亲老婆,人家现在到处搜查你呢。”

萧绰不肖地说道:“让他们搜吧,大不了再被他们抓起来,哎!我问你,白凤凰找你干什么?”

战龙当然不能告诉萧绰自己和白家姐妹的事情,就说:“白凤凰找我肯定是安排悬空岛招安的事情。”

萧绰又问:“你为什么叫她姑姑?还有她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招安?”

战龙一愣,还是马上回答说:“她比我大许多年龄,当然要叫姑姑了,总不能管她叫姐姐吧。至于为什么白凤凰会接受我的招安,那你只有问她了。”

萧绰还是有些狐疑的追问:“那白家姐妹和你在一的时候,表情和眼神可是有好多问题的,我怀疑你是不是与她们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

战龙急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啊!这件事可事实关人家姑娘家的声誉问题,惹恼了人家,我招安的事情救泡汤了,要知道皇上那儿我可是立下军令状的,招安不成要丢脑袋的。”

萧绰笑道:“砍掉你的脑袋最好不过了,谁让你抢我的饭碗呢。”

战龙汗下:“我抢你的饭碗?人家自愿向我投降的,我有什么办法,现在分明是你在破坏的计划,我都没有与你争执,你倒是反咬一口,我怨不怨?”

萧绰哼了一声,突然问道:“那么我们上一次在悬空岛上相遇,你就已经是别有目的了?”

战龙点头说:“是啊。”

萧绰又道:“我女扮男装你也早就知道了?”

战龙嘿嘿笑道:“亲老婆,你这个地方这么大,傻子都能看出你是个女的来,除非糊弄没有脑子的人。”

说着,就想把手伸进去捞一些便宜。

萧绰拦住战龙不老实的手,说道:“我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这么阴险……我再问你,在七星楼上,你欺负我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装傻?”

战龙笑道:“那次我是真的神智不清,不过这一次可是神志清楚。”

说罢,将萧绰拦腰抱起来,丢到了床榻之上,萧绰惊恐道:“你想干什么?”

战龙脸色一沉,郑重其事说道:“强女干你!”

萧绰怒道:“你敢?”

战龙嘻嘻笑着说:“有什么不敢的?你现在中了白凤凰的六丁六甲符,武功全都受到了限制,我还怕强女干不了你,不过你要是配合的话,这件事情就另当别论,就当时是亲老公和亲老婆过小日子了。”

说着,一把扯开萧绰的衣襟,露出里面白色的丝绸内衣,因为萧绰女扮男装,并未有戴束胸之类的衣服,战龙扒开那件白绸内衣,一对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立即弹了出来,战龙眼前一亮,立即双手捧住享用,心道:“真是好大啊!虽然大但是不失挺拔,触手柔软而有极富弹性,简直爱死我了。”

萧绰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睁着一双迷人的杏眼看着战龙。战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亲老婆,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同类小说
《女神捕沈霜雪》
[著]
《神鬼十八妓》
[著]
《无耻魔霸21~25》
[著]
《收伏异形魔姬(1-2)》
[著]
《淫蛇传之蜈蚣精複仇》
[著]
《【黄蓉与洪七公】【完】》
[著]
《30岁的美妇情结》
[著]
《娇羞美熟妇》
[著]
《【河图】【天魔】【第六集】第五章》
[著]
《【孤雏情陷红粉争霸】(第三卷第210章)》
[著]
《【征艳神雕记(浪迹神雕)】(第一卷第58章)》
[著]
《阿里布达年代祭第一部:卷三第一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1第83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二第6章)》
[著]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81-82)】【作者:向前】》
[著]
《云踪魅影第五章》
[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