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友链推荐

武侠虚幻小说:《【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1-15)】【作者:向前】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11-15)】【作者:向前】 [更新时间]:04月01日


  第11章南唐风云

第二天战龙一觉醒来,四娘已经离去,空枕尚有余香。

中午再来时候,四娘依旧笑若春风,对昨日之事,只字不提。

经过四娘十天的倾心护理,战龙的伤势恢复的很快,臀上的伤基本痊愈,右腿的伤势也好了八九成,胳膊也好了七八成,从这一天开始,战龙已经在四娘的指导下,进行恢复性训练。慢跑加内功疗法,再搭配合理的饮食,用不了几天全身就可痊愈,让战龙对四娘充满了感激之情。

又一天过去了,这天早晨,四娘正在配合战龙晨练,突然有军士来报,说南唐兵马在岳阳集结,大有水路偷袭荆州的动向。

四娘眉头紧锁,吩咐兵士下去,然后对战龙说,“你父兄他们现在都不在荆州,南唐李煜这个时候集结兵马,还真有偷袭荆州的可能性。”

战龙冷笑:“南唐李璟只懂得风花雪月,哪里知道用兵之道?四娘,我带一支兵马,前往千禧湖驻扎,以拒敌兵。”

四娘说:“六郎,你的伤还没有痊愈,我怎么能让你去千禧湖?这样吧,我带一支兵马前往千禧湖驻扎,你留守荆州。”

战龙还想说什么,四娘却主意一定,马上擂鼓聚将,带领一万水师,前往千禧湖。

四娘临走时候,忠告战龙这几日要加强锻炼,不可偷懒,又让梦萝梦莉姐妹俩好好照顾六哥的日常生活。

四娘披挂整齐,银盔素甲,三百战船,一万精兵,三声号炮,大军沿江直赴千禧湖。

千禧湖水寨,是大宋对持南唐的第一道水寨,坐落在荆州东南四十里的千禧湖,千禧湖水系往东南可以直通洞庭湖,往东北顺长江直通赤壁。南唐两大水军主力,就驻扎在赤壁和洞庭湖。这次,唐军在洞庭湖有了动静,四娘作为留守荆州的最高统帅,自然大意不得。

来到千禧湖后,马上传令三军,一级战备,并且派出暗哨,每隔两个时辰,向自己汇报一次南唐水军的状况。

南唐李璟虽然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却是一个只懂得风流不懂得军事的皇帝,南唐水军集结,是上将军林凯华提出的决议,五万唐军这个时候真要是从洞庭湖沿千禧湖水系直赴荆州,荆州兵马还真难以拒敌,因为宋兵不通水战,千禧湖水军大营也只建立了不足一年,但从战舰,战船的火力配备上来说,南唐已经是占据了优势。

林凯华更是一位老谋深算的统帅,他算准了杨将军主力远征楚国,就算知道自己攻打荆州,也是鞭长莫及,即使疲于奔命赶回来救援,也是远水不解近渴。大宋虽然还在长江北岸屯有重兵,但那都是铁甲重骑,根本排不上用场。只要占据了荆州,就可以将大宋远征楚国的兵力与本国的兵力拦腰掐断。

楚国虽亡,但是勤王之师尚可星火燎原,只要抓住机会,就可以与在南唐的配合之下,消灭楚国的宋军。

他屯兵五万洞庭湖,闻听什乌城被破,马上请旨进攻荆州。

李璟这时候正搂着国色天香钟皇后沉迷金陵的春色之中,得知林凯华要打荆州,吓了一大跳,马上召集文武商议,大司徒周宗奏请李煜千万不要听信林凯华的建议,现在大宋兵强马壮,南唐根本就没有攻打大宋的实力,现在偷袭荆州,偷袭得手,只不过得到一座城池,偷袭不得手,将会惹恼赵匡胤,大宋现在刚刚灭了楚国,气势正盛,要是因为此事出兵攻打南唐,南唐将不保,江南六郡将会因为荆州失陷。

大司徒的话一言九鼎,群臣也都跟着附和,李璟当即传旨,命令林凯华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同时又让礼部大臣韩瞿呆了自己的亲笔书信和厚礼,前往开封向宋皇道贺,祝贺他攻占楚国,并表示,南唐与大宋永世修好。

四娘走了后第二天战龙晨练结束,肚子饿了,没有见梦萝梦莉她们的踪影,猜想她们大概还在睡觉吧,真是两个幸福的家伙。就敲敲房门叫她们起床。敲了几下里头都没什么反应,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霎时间一股凉爽的冷气笼罩全身,这种通体舒畅的快感,难怪她们会爬不起来。

可能是昨天晚上太热了吧,她们脱了衣服后只穿着肚兜和裘裤,就这样半裸的抱在一起睡了,这种引人遐思的诱惑场面,让战龙的心脏紧张的小鹿乱撞。一个是睡得直挺挺的两手交握腹前,另一个则是侧身搂着姊妹的身体,连大腿都横跨在身上。侧睡的那一个萝莉因为动作很大,战龙甚至不经意的可以瞧见两腿间,那块若隐若现诱惑人心的危险地带,嘿嘿屁、股右面有块胎记,一定是九妹,这个丫头果然是比她姐姐刁钻,连睡觉也不老实。

-----------------------------

第12章 抚慰双星

她们睡着的样子真是可爱,那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彼此纠缠着披在她们身后,胸前那对小小的乳峰,会随着她们缓缓的呼吸微微起伏,尤其那双裸露在外面的稚嫩长腿,还泛着白里透红的健康光泽。

她们的身体正处于那种,由小女孩成长到少女的过渡时期,就像白色的苹果花刚刚结果,正要经历那种半青半涩的蜕变。战龙轻轻吸了一口气,梦萝和梦莉身上那股淡淡的少女体香,充斥着整个房间,她们不愧是极品萝莉,身上竟有这样浓烈的香味。

战龙轻轻摇了睡在外面的梦莉,先叫她起床。

梦莉被摇了几下,并没有什么反应,战龙接着又稍微用力的拍拍她的小脸叫醒她。不知道是她正在做梦,还是自己的动作有点粗鲁,她突然满脸恐惧,呢喃着说:“不……不要这样…不可以…六哥!…不可以这样!”

她说得断断续续的,声音又小,战龙虽然没有听的很清楚,但恐怕她是在做恶梦,就更用力的摇醒她。因为这次力量比较大,梦莉很快就清醒过来,睁开明亮的眼睛后,脸色有点震惊,“六哥,你好坏啊,我们还没有穿衣服,你来偷看我们?”

身边的梦萝也醒了,两个小妹急忙扯过被子,盖住两个散发着诱人青春光芒的胴体。

“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你们还睡?”

战龙继续拍着她俩的屁。股。催促她俩起来。

谁知两个小丫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是懒在床上不肯起来,战龙卷起袖子说:“你们两个小懒虫,四娘走的时候,让你俩照顾我的,你们倒好,难道还要等六哥下厨给你们做早餐吗?”

梦萝梦莉在被子里面搂在一起,笑吟吟地说:“好啊,好啊,我们还从来没有吃过六哥做的早点呢。”

战龙摇摇头,“你们俩个小丫头,居然跟我耍贫嘴,看我怎样收拾你们。”

“六哥,不要嘛,我们是因为肚子疼,所以想多躺一会儿。”

梦萝恳求道。

“好了,不要找理由了,我命令你们马上起床。六哥去给你们准备早点。”

梦萝抱着梦莉偷瞅了战龙一眼,似羞非羞地低下头,蚊声道:“六哥,妹妹她身子、身子不舒服,是真的,我不骗你。”

看梦萝眼神不像是在捉弄自己,战龙上前一步,坐到她俩身边,伸手去探梦莉的额头,“身子不舒服?唤大夫来看了没。”

战龙微微皱眉,这个刁蛮的九妹昨天晚上还神采奕奕的样子呢,怎么生病便生病了,八妹何需支支吾吾地要瞒着自已?却见九妹梦莉轻摇马尾,杏眼不敢看他,细不可闻地道:“没、没有,我歇息一阵便好。六哥不用为我担心。”

战龙心道:“这丫头说话到乖巧了几分,和平时不太一样,其中一定有问题。”

捏着梦莉的下巴将她的脸仰起,战龙瞪着星目看向她那双水眸深处,皆是慌张之色!他轻哼一声,右手松开她的秀颌,顺势用力一甩,似是怒道:“好你个九妹,竟然学会要欺骗六哥了啊!我看你们纯心就是想偷懒,不想练功呗。”

梦萝神色大急,眨着那双无辜的大眼,抓住战龙的手臂,慌着解释:“不是的六哥,九妹并没有骗您,九妹她真的身子不舒服,您信我吧……”

梦萝越说越乱,话语揉在了一起,乱七八糟的。

按理说八妹乖巧,温顺得跟只绵羊似的,断定不会欺骗自己的,但她为何会如此失常?没有头绪索性不想,战龙满腹狐疑地朝梦莉看去,细看之下,察觉她的脸色还真有点不正常,可是身体并无着凉发烫的异状啊。战龙一直盯着梦莉看,她却没有八姐的慌张,自若地微翘着嘴角,只是脸色依然苍白。战龙忽然摇了摇头,道:“我去唤大夫过来。”

梦萝却拉住战龙的手,说:“六哥,不要了。”

她挽了挽耳边垂发,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淡笑道:“六哥,我只是因为昨夜睡得不好,现下有点头晕而已,歇息歇息便好,无须喊大夫来的。”

战龙坚持说:“没关系,让他来开几贴安眠补脑的药也好。”

梦萝的脸色愈加苍白了,额头布满细密的冷汗,咬牙道:“六哥,真的不、不必。”

她突然痛苦地呻吟了声,身子倚着姐姐的身子,手捂肚子。

“九妹!”

梦萝慌乱失色,抓着她的衣服:“你这、这是怎么了?又挺不住了?”

梦莉跟着又是一声痛叫。

战龙皱着眉头站起身,隐约想到了什么,九妹分明不是什么头晕,而是腹痛,她们非要瞒着自己作甚;看八妹的无措,显然这是突发情况,之前又羞羞怯怯的……心中灵光一闪,他顿时醒悟过来! 这俩小丫头有什么不适要隐瞒着的?他一拍额头,暗呼自己愚笨,肯定是红潮要来了!

两个萝莉妹妹都是碧玉年华,自然会有那种生理情况。战龙急忙上前扶住梦莉,道:“快躺好。放松一些,不要绷得太紧。”

梦莉紧咬着牙往床躺下,青丝散落在白瓷婴儿枕上。虽然平躺着,但是痛楚依然阵阵袭来,下腹处似要撕裂开一般,她的手捂着小腹,终是忍不住,痛苦地闭着双目,微微喘息地呻吟着。身边的梦萝满脸紧张,手足无措地看看梦莉,又看看战龙。

虽然并非女孩,但战龙知道在红潮来的前期,痛经是件很正常的事,甚至可以令人痛不欲生。九妹虽说个性刚毅,但看她的这番模样此时定然是非常痛苦,才冷汗直流的。他心中不禁满是怜惜之情,责怪地看了梦萝一眼,轻叹道:“以后无论有什么事,都不许瞒着我!九妹从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梦萝支支吾吾说:“大概是,昨天晚上吧。”

战龙脱掉云鞋,坐上床去,伸手掀起锦被,让梦莉躺好,露出那纤细如柳的腰,平滑更嫩的小腹,还有粉色抹胸遮不住的肚脐。战龙对她温柔一笑,一语道破天机:“九妹,女儿家那个来了,有时候是会有些痛的。你先忍着,我替你按摩,很快便会没事了。”

尽管痛楚没有减轻,但梦莉煞白的脸却羞的微红!梦萝也跟着脸红耳赤,为何六哥什么都懂似的,连女儿家的桃花癸水也知道……小巧无暇的肚脐下边,月白色小亵裤的上面,战龙的手紧压按下,在那凝脂白玉般的小腹上慢慢地按摩起来,不时回头对梦莉投去安慰的微笑。

梦莉心里暖暖的,看着六哥的眼神有些变化,气若游丝地道:“六哥,你对我真好。”

战龙微微一笑,“谁让我是你们六哥呢?九妹,你这种痛,多长时间了?”

梦莉娇羞地回答:“人家年初才有的,娘说,每次来的前两天都会痛,这是女儿家正常之事,让我不要担心。”

战龙点点头,又问梦萝,“八妹,你那个是不是已经有过了?”

梦萝娇羞地点头说:“前两天刚过去,只是不像她就没这般疼痛。”

梦莉也不解地问:“六哥,我和姐姐这般想象,为何我会痛,而她不会同?”

战龙坏笑道:“因为姐姐比你乖。”

梦莉脸一红,“跟乖不乖也有关系啊?”

战龙一本正经地说:“那是自然了。”

战龙放在梦莉小腹上的那只手,越来越不老实,总觉得下面有一块磁石似的吸引着自己,情不自禁地往下滑动着,九妹的娇羞之处异常光滑,细腻可人,战龙轻轻地抚摸着,手指尖不断地划过梦莉最敏感的花蕾,小萝莉的身体开始微微发颤。战龙越加兴奋,也顾不上梦萝还在一边不住眼珠地看着,大手直达而深入的探讨那片裂缝。手指先在她洞口外侧的阴唇轻搔,然后再缓慢的深入。梦莉娇嫩的蜜壶里头温暖而湿润,似乎已经因战龙的爱抚而开始潮湿。战龙在里头用手指缠绕一阵后,猛然按下她的阴核,梦莉再也暗耐不住“啊!”

的叫了出来,洞口溢出一些洪水。

“九妹,是不是舒服了一些?”

战龙就像一名和蔼可亲的医生,关切地问道。

梦莉的小脸,如红艳的苹果,“六哥,挺舒服的,你好棒啊。”

梦萝看不出端倪,摸着自己的小脑瓜,将眼珠子都快要钻到九妹的小裘裤里面去了,喃喃说道:“六哥,你是怎样摸的?昨天晚上,九妹腹痛的时候,不论我怎样抚慰她,她都忍不住要痛,可你……居然让她不痛了?”

战龙嘿嘿诡笑着说:“八妹,这是六哥的独家手法,九妹当然忘记了痛。”

看到梦莉满头汗水,娇躯无力地躺在自己怀中,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快感高潮,战龙得意地将手收回来,手指上已经占满了亮晶晶的蜜汁,放在鼻尖一嗅,清香散发。

----------13

第13章 调教梦萝

将两个萝莉妹妹从床上哄起来,战龙带着她俩吃罢早饭,一起温习了武功,战龙去书房看书,两个萝莉自行去游荡,战龙回味着刚才的香艳一幕,心中升起莫名其妙的冲动,四娘带兵去了千禧湖,两个小妹妹又是童心未泯,要是趁这机会将她俩……不妥啊,这样一来,先不说自己的行为有些卑鄙,时候,要是被四娘知道了,她能放过我?虽然她自己能够接受自己的调戏,但是,八妹九妹可是她的心头肉,真要是被自己那啥了,四娘或许会跟自己拼命啊。

中午,战龙躺在床上,利用午休时间,修炼杨家内功心法。

一个萝莉幽灵一样飘进来,战龙猜不出她是谁,她却自己先报出来,“六哥,我是八妹。”

战龙从床上坐起来,“八妹,你有事吗?”

梦萝坐到战龙身边幽幽地说:“六哥,小九睡着了……”

“啊?是吗,九妹不痛了吧?”

战龙关切地问。

梦萝点点头,“六哥,九妹昨晚上疼得那样厉害,我怎样给她弄都不管事,你却,不给她吃药,就让她安静了?”

原来这个小丫头为的是这件事情,战龙心中有了数,伸出一只大手,环绕住梦萝的纤腰,“八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只不过是用我的圣手,为九妹做了一个小小的按摩,带动了她的快感,快感让她幸福的忘记了痛苦。”

望着战龙的微笑,梦萝娇羞地问:“六哥,你用了什么手法啊?教教我呗。”

战龙哈哈大笑道:“小丫头,这种手法,只有男人才能学,女人学了也没用。”

梦萝哼了一声说:“六哥分明是不愿意教,就和我们杨家的兵法一样,爹只传给你一个人,就是偏心吗。”

战龙急忙解释说:“八妹,这是两码事,兵书是死的,人是活的,父亲传我兵书,是因为我能够灵活运用,大哥二哥他们只会按部就班,越学越乱,反倒不如不学。不过,你既然开口相求,我就交给你,不过事先说好,你学了之后,不一定管用啊。”

梦萝哪里管许多,当即欢喜的搂住战龙亲了一口,“谢谢六哥。”

痴痴的看了战龙,晶莹玉脸之上全是柔情蜜意,战龙感到她那浮凸有致的火热肉躯在自己身上缓缓摩娑暗涌起来,如同乳波肉浪,香蜜沉醉,引得自己腹下也是火起。梦萝在战龙怀中心情甜蜜之下,一股怪异浓烈的春情突然猛地涌上心头,就如被自己心中万般无限爱意点燃般,柔媚诱人不由自主的尽数发散开来。

战龙将梦萝嫣红小嘴凑近自己,如兰香气尽喷在他的脸上,梦萝被战龙环抱着贴近身来,胸前一对柔软顶在自己胸前研磨画圈,隔着两人衣襟,尖顶处那两颗羞人的小葡萄霎时硬立凸起,下身柔软的小腹媚肉轻轻顶住战龙的火热,缓缓吸气上下蠕动,引的自己原本火热的坚挺也不由自禁的颤动抬头,战龙克制不住就想在她身上跃跃欲试一番。

“八妹,我开始了。”

战龙轻柔地说着,大手探入她的腰间,顺着白绸里裤的腰带摸了进去,梦萝和梦莉一样,娇羞之地还没有长出嫩草,光滑可爱。战龙的大手很容易就摸到她的妙地,缓缓进出幽幽的摩擦,勾起那里一片泥泞潮湿。

梦萝打个机灵,浑身一软,玉腿仿佛再也支撑不住,也尽数向前贴在战龙的腿上,密密相接。梦萝垂头低低呻吟一声,抬头妖媚的看着战龙,凤目中却是深情万缕,轻轻娇喘道:“六哥……八妹……好难过,你……亲人家一亲。”

战龙听见梦萝声音酥媚,仿佛带有奇异的魔性,呼唤自己前去,不禁更是踌躇。一心想要逃开,又偏偏对她口中的秘密甚感兴趣,可是,战龙又生怕自己已是控制不了自己,不敢低头看她媚尽天人的脸庞,眉头越皱越深,钢牙咬得轻轻作响,却是强行忍住摇了摇头。

梦萝全副心思都在战龙身上,这时见他表情刚毅,俊面如同刀削刻画般,心中更痴迷的紧,一边说话,丰盈的娇躯仍一边在战龙怀中上下摩娑,说了这几句,只感觉自己身上更是不堪,又一声呻吟出来,话音也像水波,荡了开去,痴迷道:“六哥,怎么这样好啊?”

说到最后,忍不住心中和娇躯都是一酥,啊的一声娇唤了出来。

战龙有些被梦萝妹妹的娇媚神情迷惑,心头噌的一响,只感觉自己身上已经渗出了火热的汗珠,额头上也布满了一片,禁不住低头看向梦萝,见她玉脸通红,媚光四射,凤目中满是柔水,定定的看着自己,身子却是不受自制,颤抖的越来越大,小嘴中一阵轻轻的浅吟声,从喉管迸发出来。

战龙低头看到可爱的八妹一幅快要喘不过气的可怜模样,被她软语一催,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脑中轰的一声,再不听指挥,一低头就凑过去紧紧吻住了梦萝红嘟嘟的小嘴。他心中却无疼惜,舌尖粗暴叶的顶开她编贝般的玉齿,探出舌头在她幽香四溢的小巧樱口中掳掠起来,大舌头如威武的大将军,将她躲躲闪闪的娇弱丁香俘虏了过来,吸入口中,大力吮嗜吸匝,搅起梦萝小嘴中媚香津液涌动,尽数吞入腹中。

梦萝无比愉悦的呻吟一声,任由他对自己肆意施为,脑中无法思考,只知道迎逢他作坏,由得他将自己的娇诺丁香吸了过去,吮的生疼,觉得即便是他将自己撕碎了,也是甘心情愿,心中一个声音却对战龙大喊道:“六哥,是你亲我了么,八妹好开心,好舒服啊。”

战龙吸了一会梦萝的小舌头,只觉得又是甘甜,又是香蜜,再过一会,梦萝已经无法克制自己,口中津液却是自己一丝一串的流到了战龙嘴中,又滑又腻,战龙见此情形,索性用大嘴含住梦萝的樱桃小嘴,将这些津液和她的微微呻吟声都吸过来,吞了进去,咕噜有声。

战龙吸了一会,浑身火热,脑中已疯狂,只感到自己的舌头与梦萝香蜜般的丁香接实之后,浑身真气竟然翻涌鼓荡不止,嗤嗤声响不绝,梦萝目中一赤,又哼一声,战龙右手在梦萝小蛮腰上重捏一记,惹得梦萝一阵求饶般的呻吟,才放开梦萝,抬起来隔着她的紧身彩衣,一把抓到梦萝的酥乳上,用力一捏,滑腻生香。

战龙嘿嘿一声,不禁细细把玩了起来,只觉得手中腻肉滑嫩,又挺又弹,用力捏去,那些腻肉便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滑了出来,手指又一曲,捏住正中那颗细细的红豆,缓缓揉搓,将它弄的傲然直立坚挺,又柔柔的带些颤抖,手掌中那可爱的肉球随着梦萝剧烈的喘息,在自己手上起伏变幻,猛地松开,立即恢复原状,挺立弹起,带着紧身肚兜一阵壮阔的波澜。

梦萝小嘴大张,呼呼的喘气,脸色通红呆呆的说不出话来,悠悠的半晌才柔媚的唤道:“六哥……好哥哥……”

声音如泣如诉,又隐隐带有一丝期待。战龙此时再无克制,右手又向下一探,擒住她左半边翘挺弹嫩的香臀,只感觉这香臀美艳,丰满弹性不亚于她胸前的椒乳,圆润的惊人,却又腻人得很。左手继续在桃源深处轻轻挖弄,“八妹,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梦萝喘息着说:“六哥,怪不得九妹被你弄得忘了疼痛,真的好舒服啊。”

战龙见她居然忍不住,主动地挺着小蛮腰与自己的大手轻轻厮摩,脸上神色娇羞,又似辛苦,又似甜蜜,小脸红光,仿佛要滴出血一般,知道这个傻丫头被自己挑逗的禁受不住,摩娑了一会,梦萝感到下身媚肉有阵阵电流传来,瞬间通遍全身四肢,忍不住啊的一声,抱住战龙的脑袋,闭上眼睛,小嘴一张嗜住六哥的大嘴,轻轻用丁香小舌舔着他的嘴唇,小嘴中娇滴滴的颤抖道:“怎地这样舒服啊?八妹都要忍不住了。”

梦萝说完这话,自己下面那两片媚肉一张一吸,仿佛在轻轻吮吸战龙的手指头一般,那媚肉之间吐出一大片水渍,俱都喷在自己的亵裤上。梦萝面色潮红,受这一轮冲击,啊的一声,又轻声急急唤道:“好哥哥……好哥哥……你的手再……手再用力一些……你再进来些,八妹快要不行了……要流水出来了……好哥哥啊……心肝哥哥……啊。要丢了……”

--------------------

第14章 调教梦莉

下午,战龙因为今天上午在八姐九妹身上占足了便宜,偏偏又不不敢立马拿下她俩,欲火交织就忍不住六道四娘的房间,从衣柜中偷了两件内衣出来,回到自己房中拿在手中细细把玩。

一件是桃红色肚兜,另一件是月白色底裤,都是上好的苏杭丝绸制品,面质柔软光滑,战龙就忍不住将自己暴涨了许久的宝枪掏出来,用那件月白色的底裤包住,狠狠地发射了一次。

这一夜,圆月高挂。月光缓缓溢入院阁窗牖,照出一院银白。

夜阑人静,斗亮的月光照落万千檐瓦,战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将四娘的内衣拿出来,放在掌心抚弄,随即将雄硕的宝枪取出,在上面摩擦起来,正性起。突然一阵蹬蹬的脚步声,一个萝莉衣衫不整地跑进来。

“六哥,你快去看看吧,九妹又开始痛了。”

梦萝喊话的同时,也看到战龙雄壮的宝枪,脸上不由得一阵娇羞,战龙急忙提上裤子,“九妹又开始犯病了?”

梦萝含着眼泪点头,“是啊,她又开始痛了,人家学着你的手法,给她是了好半天也不见效……”

战龙叹息道:“笨丫头,你使用当然不管用,快带我去看看。”

来到她俩居住的闺房,只见九妹梦莉娇躯缩成一团,汗水湿透了身上的小衣,正在痛苦地呻吟着。

战龙急忙上前,握住她的手,“九妹,六哥来了。你坚强一些,马上就好了。”

“六哥,我好痛苦啊,让我死了吧。”

看到战龙之后,梦莉彷佛看到了救星,战龙示意她不要动,然后让梦萝帮忙,将被汗水透粘附在梦萝身上的小衣服脱下来,战龙开始慢慢地亲吻她,她的嘴唇小巧而柔软,大小只有战龙嘴唇的一半,所以战龙可以轻易的就把它盖满了。当丰厚的双唇印在她的小嘴上时,梦莉不断闭紧嘴巴发出“嗯嗯”声!战龙知道她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奋力的撑开她的嘴唇却无法再深入,舌头只能在她那洁白如编贝的小齿外来回刷着。战龙感觉她牙齿的整齐心中却有点生气,于是轻轻吸允她的下唇。梦莉松开牙关,战龙把握机会毫不客气的立即深入,梦莉的瞳孔收缩,呼吸开始急速加促。

她的小舌头柔嫩而滑软,在战龙的挑逗下不断退缩,战龙将舌头完全深入,使她没有转动的余地,带着她的舌头一大一小不断缠绕着。战龙一边轻吻着她的柔唇,一边将手覆盖在梦莉的娇嫩之上,将手指伸入她娇嫩的通道里面时。食指先在她入口处外面,那两片光滑的阴蒂上不断旋转,然后是一阵轻按及柔捏,等到她洞口开始泛出潮水时,再顺着液体的源头缓慢深入。她里头的触感非常拥挤,梦莉慢慢地发出舒适地声音。

“九妹,好些吗?”

梦莉艰难地点头,战龙明白,她现在获得的快感还不足以覆盖疼痛,于是战龙将头凑过来,张开大嘴开始品尝那朵含苞待放的粉红色玫瑰。伸出舌头品尝她花苞的美味。梦莉惊觉的并拢双脚,刚好把战龙的头给夹住,战龙继续着深入,用舌尖挑逗花蕾,舌头轻舔她那里光滑饱满的外唇,然后再试探性的伸入那片小小的细缝。梦莉感到那下面传来的阵阵酥痒,让她身体的本能想要自动的夹紧,口中接连不断发出美妙的声音。

姐姐梦萝在旁边看得入神,战龙抬起头对她说,“八妹,你不要闲着,你去吃九妹的小乳猪,给她快乐的感觉,她就能很快忘记疼痛了。”

姐姐梦萝答应着,张开嘴含住梦莉的小樱桃,轻轻吸吮起来。

承受上下两面的轻柔攻击,梦里慢慢地从痛苦的折磨中苏醒过来,口中的呻吟声,也变成了快乐的旋律,“六哥,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姐姐添的我也好舒服,……啊,真美啊,九妹太舒服了……”

战龙用脸颊感觉她洁白耻丘的弹性,用舌尖上粗糙的味蕾,在她娇嫩而湿润的肉褶里不停摩擦,梦莉忍不住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她美丽清脆的声音更加刺激战龙的欲望,战龙开始舔允她那小小的阴核。

梦莉“啊!”

叫了出来,说:“六哥,好舒服,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啊!啊,九妹要丢了……”

梦莉原本已经够红的脸上,温度又往上升了不少。战龙起头仰望着她,然后微笑着说:“九妹,不疼了吧?”

然后又将头埋下去继续动作。

梦莉抱着战龙的脑袋不停的发抖,战龙脖子后面传来阵阵呼吸急促的声音,她的吐息如兰体温炙热,战龙开始闻到她汗水的香味,于是加快动作。最后将她溢出的潮水含在口里,梦莉终于在一阵剧烈的颤动中迎来了高潮,娇嫩的蜜壶中喷出大量的花蜜,战龙含了一口,挪动身子上来,与梦萝梦莉一起接吻,分享着梦莉刚刚制造的玉酿。

----------------

第15章女将归来

战龙问:“九妹,是不是不疼了?”

梦莉悠悠醒转,回味刚才的销魂一刻,幽幽说道:“不疼了,六哥,你真厉害,刚才九妹我舒服死了。”

战龙看了看她湿漉漉的身子,自己身上也是汗黏黏的,“八妹,九妹,我们去洗澡吧。”

梦莉当然同意,梦萝似乎还沉浸在不知哪个梦乡,“啊?洗澡吗?”

战龙见她出神的样子,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八妹,是不是也想了?我们去澡池,我也给你来一回。”

梦萝心中一阵娇羞,回想着刚才梦莉销魂的情景,不知不觉中,那里已是一片泥泞。

三个人光溜溜一起洗澡,都是生平第一次,看到成熟男人的裸体,杨梦萝和杨梦莉害羞的小脸始终低着头,不敢正视战龙的身体。战龙却觉得两只眼睛不够用,看看八妹,又看看九妹,但从前面看,还真是分不出她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战龙乐淘淘主动的帮她俩抹肥皂,涂抹在她们幼嫩的肌肤上。顺着她身体的曲线,让滑溜溜的泡沫,自动的带领着自己的双手游走。两个妹妹不时咯咯娇笑着说好痒,然后战龙将双手停留在她平坦的胸前,她的胸部虽然尚未发育,但是按上去时还是可以感受到,属于胸部的柔软及弹性。那两团像是小小肉圆的隆起,用力搓揉时手掌就会因抓不住而滑出来,八妹梦萝看到这种情形,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战龙接着往她跨下滑入,用手掌在她裂缝处摩擦,因酥痒而带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抱住自己的手臂哎叫。

战龙用水帮她冲干净后,便接着叫她俩帮自己洗身体,姐妹俩非常卖力的用浴巾,在战龙宽阔的背脊上刷洗,仿佛要帮战龙把一身的疲倦全部搓掉。她们细心的把战龙每一寸地方全部都洗的很干净,独漏了最重要的部位,战龙忍不住提醒一下,不容她们推拒,就抓着她们的小手强迫按在自己身上。战龙的下体在四只秀气的小手中逐渐涨大变硬。两个小萝莉虽然听过男人的那里会变大,但今天初次看到后,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壮观的场面。这情形让她俩睁着一双杏眼,瞧的目瞪口呆。

战龙让她俩感觉那根的长度及坚挺,让她俩用沾着泡沫的小手握着套弄,战龙的那里在滑溜的肥皂和她俩温暖小手搓弄下,越发粗壮及雄伟。两张红透的俏脸别过头去不敢面对,战龙就把她俩的小脑袋给转过来,强迫她勇敢的正视自己。战龙这时心中充满了兴奋,八姐九妹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所以技巧相当生涩,战龙的那里不但很难感到快感,积奋难出的欲望更让他难以忍受,于是便亲自示范给她俩看。战龙用自己的双手交换着套弄,一方面看着姐妹俩的裸体来增加欲望的刺激。

过了一会儿,战龙感到呼之欲出的兴奋时,连忙叫她俩凑过来摊开手掌,然后将滚烫洁白的液体射到她们的小手心上。姐妹俩吓的吃了一惊,飞溅而出的液体,有少许沾到她的胸脯和小脸上。

她们好奇的捧着那团液体凑近鼻子一闻,皱着眉头说:“闻起来好腥喔,好象鱼腥味!看起来浓浓稠稠又粘粘的,好象鼻涕,感觉好恶心喔!”

她们虽然知道这是六哥的精液,但是却是初次见到实物。战龙用手指浇了点叫她俩尝尝看,梦萝眯着眼睛吃了一口,梦莉害怕的摇着脑袋,一脸拒绝的表情。战龙笑着骗她说这东西的味道很好吃的,她还是不肯张嘴。战龙就说:“六哥制造的牛奶,还能治肚子疼。”

梦莉就相信了,还跟梦萝抢着吃,战龙问她味道怎样,梦莉哭丧着脸说味道咸咸的、甘甘的、滑溜粘稠的感觉像一团痰或鼻涕。但是为了治肚子疼,梦莉还是将六哥刚才射出来的精华全部吃干净。最后,战龙又将自己自己的大肉枪送到梦莉口中,让她舔舐枪头上沾的液体。

战龙教给她俩怎样爱抚自己,才能得到牛奶,教她用舌头和嘴唇怎样吸舔,梦莉学得很认真,用她的小嘴开始吸允的动作。她的嘴巴温暖滑润,不大的口腔完全包覆着战龙的前端,里头的小舌头一开始先轻舔战龙龙枪端的裂缝,然后再旋转着用其它的部位摩擦。

接着她小小的脑袋一前一后的摇晃,开始用她两片薄薄的樱唇做出吸含的动作。这时战龙心中的快感达到了最高潮,这两个可爱骄傲的小女孩,居然在给我口交矣!之前只能存在幻想中的事情终于实现了,战龙期待以后更具色彩的梦想。

或许感到脖子的酸疼,姐妹俩交换着变换姿势,用她们小巧灵活的舌头抚摸战龙那里坚挺的外侧,去除了一开始的恐惧之后,她俩现在慢慢的使出刚学会各种技巧。八姐九妹原本就很聪明,那些技巧都使得非常深得要领吹、含、吸、舔等动作,每个要诀都让战龙感到无比的销魂。最后战龙感到射出的欲望,下体快速的抽送发抖,直觉告诉她们,六哥要制造牛奶出来了,战龙双手捧着梦莉的小脑袋将一波波的浓液,射在她温暖的小嘴里头,呛的她一阵咳嗽。眼里滚动的泪光,终于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白浊的液体在她的小嘴里滚来滚去,多余的容量从她的嘴角溢出,梦莉做出呕吐的表情想要吐出来,战龙又将梦萝的拉过来,按住她的嘴巴插进去,将剩余的精华爆入梦萝口中,然后示意她将那东西吞进去。梦萝饶有滋味地品尝着慢慢咽下去。

第二天,战龙正在南城门巡视军务,就见城门外飞来两骑战马。前面白马之上是一位年华双十的少妇,她身材高挑,身穿一件月白色劲装、身背宝剑、秀足穿着一双银白色蛮靴,脸上不怒而威带出一种高贵而威严成熟。后面红马之的女郎有着修长曼妙的身段,一身素白盔甲的她,蛮腰纤幼,酥胸挺秀,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与银盔素铠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一双眼睛清澈澄明,两道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使人感到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到她的心智高洁。

两个明艳照人的女子来到城下,勒住战马,战龙望着城下,记忆中的影像逐渐清晰,是大嫂和四姐,美错,是她们。

“快开城门!”

战龙一边传令,一边从城墙上跑下来,城门开放,吊桥放落下来,慕容雪航和杨咏琪骑在马上缓缓进了城门,看到战龙从城墙上下来,两个人一同从马背上跳下来,士卒接过马缰,战龙跑至近前,高兴地喊道:“大嫂,四姐,你们回来了。我想死你们了……”

慕容雪航和四小姐各拉住战龙的一只手,“六郎,我们也好想你,你和四娘都好吧?”

战龙说:“四娘闻听林凯华在洞庭湖集结兵马,就率兵前往千禧湖驻扎去了,我奉命镇守荆州。”

四小姐悠然笑道:“六郎,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又是杨家将前锋营的统帅,为何会缩在阵后?反让四娘去打前阵?”

战龙叹道:“说来惭愧,前些日子,我刚回来的时候,到城西山上采野蜂蜜,结果一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胳膊腿全摔折了,要不是四娘圣手回春,我现在还在床上趴着呢。”

慕容雪航微笑着看着战龙,“有这回事?怪不得四娘喜欢你,六弟你真会在四娘面前讨好,刚回来就去爬山,给四娘采蜜吃,怎不见你这样惦记国家中的几位嫂子?”

四小姐抿着嘴笑,“是啊,还有我这个姐姐。”

战龙不好意思地说,“四娘不是年纪比你们长吗,大嫂和四姐风华正茂,况且你们俩的容貌都排上了最新的十大美女榜,还用得着小弟为你们鞍前马后伺候吗?嘿嘿。”

慕容雪航哈哈笑道:“有道理,六弟,你溜须拍马的功夫可是越来越高了,现在又开始讨好我俩了。”

同类小说
《女神捕沈霜雪》
[著]
《神鬼十八妓》
[著]
《无耻魔霸21~25》
[著]
《收伏异形魔姬(1-2)》
[著]
《淫蛇传之蜈蚣精複仇》
[著]
《【黄蓉与洪七公】【完】》
[著]
《30岁的美妇情结》
[著]
《娇羞美熟妇》
[著]
《【河图】【天魔】【第六集】第五章》
[著]
《【孤雏情陷红粉争霸】(第三卷第210章)》
[著]
《【征艳神雕记(浪迹神雕)】(第一卷第58章)》
[著]
《阿里布达年代祭第一部:卷三第一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1第83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二第6章)》
[著]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81-82)】【作者:向前】》
[著]
《云踪魅影第五章》
[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