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友链推荐

武侠虚幻小说:《採花行 2

採花行 2 [更新时间]:04月01日


  俊虎聽完蘭劍說明後,才知道,原來她們也怕他會因為『日夜操勞』,而消耗過 度,所以準備了這些東西要幫他補一補, 一夜好容易就過去了,初嘗處子滋味的俊虎,卻是一夜難眠,說實話,俊虎自初 懂人事以來,交合過的女子不在少數,但是,卻未曾與處女上過床,梅劍可是破題第 一次,俊虎一夜輾轉難眠,思來想去總是梅劍的驕羞之態,如此令人心動, 好容易,東方泛白雞鳴而起,俊虎左等右等,等得有些不耐煩了,才剛想出去找 時,才聽見門外傳來竹劍的笑聲,只見花姨帶著三劍婢魚貫進入,獨獨不見梅劍, 俊虎道︰「早呀,花姨,」  花姨道︰「早呀,等很久了嗎,」 俊虎道︰「沒...沒,我也剛醒,」 竹劍搶道︰「喔~~說謊話,明明起來好久了還說剛醒,眼睛飄來飄去找誰呀, 是在找梅劍嗎,」

   俊虎道︰「沒有呀,嗯··梅··梅劍呢,」 竹劍道︰「還說沒有,沒有的話你幹嘛要問呢,」 花姨道︰「梅劍還沒恢復,人不太舒服,所以沒來,在休息著,今天就讓竹劍和 ,菊劍同你練功吧!」 其實梅劍並不是不舒服,而是她不願見到自己的第一個男人,同別的女人交合, 只好推說身體不舒服,而同為女人的她們,自然明白其中原因,因此也不點破, 花姨續道︰「今天再教你兩招,一是『虎步』,二是『蟬附』,不過你還是先用 昨天教你的『龍翻』幫她兩開苞吧,竹劍,菊劍上床躺好,俊虎你也是,」 竹劍三兩下就除下全身衣物,上床躺著,可是菊劍除去外衣後卻遲遲不肯褪去肚 兜,連花姨也拿她沒法子,最後,只好讓她留下肚兜,反正可以辦事就好, 俊虎先仔細的欣賞兩女的身材,竹劍皮膚較黑,胸前的本錢較雄厚,圓鼓鼓的雙 峰上有兩顆突起的乳頭,乳頭乳暈微黑,相形之下,菊劍的雙峰就小得多了,加上她 用肚兜圍著,因此看不出個所以然,不過雙乳上的凸起倒是蠻凸出的,竹劍有個深深 的肚臍,看起來蠻乾淨的,當是常常清洗, 再往下看,來到了女性最最神秘的禁地,只劍竹劍下腹長著一叢濃密捲曲的黑色 叢林,而旁邊的菊劍卻只是寥寥幾根,形成強烈的對比,竹劍長而黑的陰毛,蓋住了 桃源洞口,看不到它的樣子,不過菊劍的陰戶倒是可以看個明白,豐厚的大陰唇緊密 的合著,中間一條肉縫,隱隱可見到一絲亮亮的液體, 俊虎有了昨天的經驗,知道如果冒然進入的話,雙方都會感到較為艱澀而不舒服 ,因此決定先用手和舌頭挑起二女的情慾, 俊虎一方面撥開竹劍的陰毛,用手指來回的摩挲,令一方面用舌頭舔著菊劍的肉 縫,手指一下子搓一下子磨一下又揉,而舌頭對菊劍的功勢也沒停,吹,吸,舔,磨 統統用上了,兩女沒多久就開始泌出滑潤的淫液, 在一旁的花姨也沒閒著,用她神奇的嘴功,幫俊虎的小弟弟提起精神,奇實俊虎 跨下的猛獸那,需要人幫忙,跟本是花姨自己不甘無聊,沒事也湊熱鬧,玩玩俊虎的 小弟弟發洩發洩, 俊虎想該是時後了,起身份開菊劍的雙腿,將蓄勢已久的長槍,對著已經微開的 肉縫慢慢推入, 菊劍哼道︰「嗯~~~啊~~」微微撕裂的痛楚侵襲著菊劍,「慢··慢點,嗯 ~~~喔~~~」

   顯然俊虎先刺激二女的策略是對了,菊劍並不顯得很疼,慢慢的,陽具一點一點 的進入,終於也到底了, 俊虎緩緩的抽出,進入,再抽出,慢慢的加快速度,直到菊劍不再喊疼,俊虎退 出菊劍的身體,改向竹劍進擊,竹劍的陰毛早已沾滿淫液,等待俊虎久矣, 俊虎同樣的招式,慢慢的將那根以經像鐵杵般的陽具,插入竹劍的密林中央, 「咦,」 「嗚哇,啊~~~」竹劍痛得大叫起來, 俊虎轉頭問花姨道︰「奇怪,怎麼進不去,」 花姨道︰「你再用點力,不是每個女孩子破瓜都那麼順利的,有些人是比較難, 而且也比較痛,你再多用點力試試,竹劍你忍一下,第一次痛一點,以後就好了,」 俊虎再次用力頂,進去了一小截,竹劍已經痛的亂抓亂打了, 花姨道︰「竹劍,再忍一下,已經快進去了,俊虎再加點油,一下就好,」 俊虎看竹劍那麼痛苦有點不忍,不過轉眼又想到她平常老是愛捉弄他,心一橫就 用力一挺,滋的一生聲,陽具直沒到底, 「哇,啊~~~~」竹劍疼得快暈過去了,冷汗直冒, 俊虎心中暗爽︰『平常就愛整我,這下嘗嘗我的厲害,』 俊虎不再憐香惜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力抽插起來,竹劍痛得幾乎暈了過去, 嘴唇也被牙齒咬破了,花姨在一旁看不過去,知道俊虎是有意報復,於是叫停,俊虎 又狠狠的插兩下才抽出來, 花姨道︰「俊虎,你就饒了她吧,她今天剛開苞,太痛了也沒法子練功,算了吧 ,」說完看看蘭劍又道︰「今天就改由蘭劍陪你練功吧,」

   俊虎一聽蘭劍要代打,精神就來了,連忙說好,竹劍困難的移開那被俊虎蹂躪的 身軀,讓出位置給蘭劍, 蘭劍慢慢的脫去她一身淡紫色的一服,一身絕美身軀也一點一點展露出來,雪白 的肌膚,全身上下沒有一丁點的痣或班點,圓渾的乳房上點綴著兩點粉紅的乳頭,正 散發著誘人光彩,蘭劍又將髮髻打開,烏黑的頭髮就像飛瀑般散落開來,直垂到腰際 ,將剛剛才露出的雙峰又貼上黑霧,俊虎忍不住要伸手去撥開黑霧,蘭劍卻雙手抱胸 護住,不給俊虎得逞, 俊虎也不勉強,因為在這樣的美女面前,任何粗魯的言行都是不可原諒的,俊虎 將目光往下移,來到了密林之處,只見黑而亮的陰毛疏落有致的散佈在下腹部,在隱 約之中仍可見到那一道溪谷,俊虎忍不住將嘴湊上去親吻著蘭劍的秘肉,輕輕的,溫 柔的,帶一點朝聖的心輕吻著, 俊虎正沉醉於蘭劍的雙股之間時,鼻尖又鑽進一絲幽靜清香,淡淡的,柔膩的, 清心的香味,俊虎又仔細的聞了聞,發現這香味來自蘭劍的淫液,俊虎用舌頭舔起泛 出的淫液,舌尖傳來一點鹼味,可是鼻腔卻更充滿了那特殊的香味, 由蘭劍淫液犯流的情形,任誰都知道她已經動情了,俊虎當然也知道,不過俊虎 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用他的舌頭舔著蘭劍的秘核,卷食蘭劍所泌出的淫液,享 受著蘭花般的香味, 此時的蘭劍已不只是動情而已了,漸漸的她也慢慢的攀向她人生的第一次高峰, 她羞澀而不安的遵循著她天生的本能,扭動著身軀,喉嚨也發出如貓般而被壓抑的呻 吟聲, 花姨見俊虎久久未發動攻勢,而一旁的菊劍已經有點不耐煩了,於是開口道︰ 「我說俊虎呀,你還要玩多久啊,該練功」

   俊虎道︰「是,花姨,」 於是俊虎提起他那一根長槍,翻身慢慢的探入蘭劍的花叢中央, 蘭劍峨眉緊蹙,極力忍著不要喊出聲來, 俊虎來回數次之後,蘭劍眉峰漸舒,似乎不見有破瓜之痛,只有對俊虎跨下的長 槍來回穿梭時傘緣的括騷,露出些許因為過於敏感的不適感 , 花姨見蘭劍已經進入狀況,於是開始教授俊虎新的招式, 花姨道︰「俊虎,現在教你新的招式聽好了,所謂『虎步』就是另女子面向下俯 伏,屁股高墊,頭部向下,男子跪在她的股後,雙手抱扶於女子腰部,由後方插入之 後,直抵最深處,速抽速送約莫四十次,自己可適當調適,待女子陰戶一閉一張,而 津液流出時,就可以鳴金收兵,如此便能百病不侵,而且令男人更加強壯,」 俊虎聽完花姨解說,便一一照辦,跟蘭劍翻雲覆雨起來, 花姨續道︰「這個招式,男子有如蹲踞獵物之後的猛虎,虎視眈眈的,隨時準備 攫取獵物,因此名約『虎步』,」 俊虎在蘭劍背後,飽覽蘭劍的圓肩,潤背,細腰,豐臀,原來蘭劍的背面也是如 此誘人, 由於『虎步』不似『龍翻』,需要用兩手支撐身體,因此俊虎的雙手可以盡情撫 摸蘭劍玉乳,扣握細腰,撫擦陰核,在抽送進退之際,可以緊摟纖腰,狠力抽送,直 達最底部, 蘭劍本能的搖擺臀部配合俊虎的運動,使得陰道左右能受到更大的刺激,再加上 俊虎快速的運動下,蘭劍也迅速的洩出陰精,讓俊虎吸取練功, 運功中的俊虎將動作減緩下來,蘭劍卻頻頻搖動臀部,玩弄著俊虎的跨下靈獸, 俊虎很快的運行完畢,導引回到下陰,便配合起蘭劍,又再度加快抽插速度, 由於俊虎的小弟弟此時充滿了真氣,因此似乎更見膨脹,兩人都感到比先前更強 烈的摩擦,傘緣在這樣的刺激下,傳來如觸電般的快感,令俊虎再也把持不住,將這 股陽精射入花叢的最深處,滋養這久旱的花叢, 蘭劍收入這股富含真氣的陽精,迅速的收心運功,俊虎配合她,停止抽送,而只 用手在她身上到處刺激著她,待蘭劍也運完功後,才再次加快步伐,將蘭劍推往另一 次高峰,回,給俊虎更大更好的禮物, 俊虎在吸收完畢之後才退出蘭劍之外,白色的精液泊泊的由蘭劍的花叢流出,中 間夾雜著一絲鮮紅,不過就那一絲鮮紅就足以否定俊虎原先的懷疑--他懷疑蘭劍不 是處子,他以為蘭劍一點都不的痛,必定是早先就破瓜了,不知原來蘭劍是極度內 斂的人,她可是盡了全力才沒喊疼的, 俊虎的小弟弟如同上次一般,迅速的又再現雄風,一旁被冷落許久的菊劍眼睛一 直盯著俊虎的小弟弟,訝異著"它"是如此的有活力而英姿煥發, 花姨道︰「接下來換菊劍了,教你下一招『蟬附』,」

   俊虎翻身靠到菊劍身旁,而蘭劍已經下床 裝, 花姨續道︰「『蟬附』就是︰女子面向下,身體正直俯臥,男子趴伏在她背後, 當陽深深插入之後,再將女子臀部略為抬高,再以陽刺激小陰唇,來回穿刺五十 四次,待女子春情蕩漾,津液流溢,陰道顫震而陰戶大開時,達至高潮後即可停止,」 俊虎和菊劍依言而為,馬上進行實驗, 花姨又道︰「此式最大好處,在於能消除因喜,憂,嗯,悲,恐,驚等七種 因情緒所導致的病症,」 花姨突見菊劍似乎有些喘不過氣來,慌忙叫住,說道︰「俊虎,用手肘撐高身體 ,你壓迫到菊劍的呼吸了,」 俊虎趕忙撐起身子, 花姨道︰「此式名約『蟬附』其意在於此,男子應只"附"於女子背後,而絕非一 股腦兒將身體壓在她身上,」 俊虎修正姿勢後,果然菊劍呼吸不再那麼急促, 花姨稍停又說道︰「此式另有變形,是男女皆側身並臥進行交合,古書有云『在 天願做比翼鳥,在地願做連理枝』,前段所說便是描述唐玄宗和楊貴妃,以此式之變 形,進行交合的畫面如比翼鳥一般,而後段所言之"枝",即是男子之陽,而 "連理 枝" 自然是指交合時陽插入陰戶如枝幹相連一般了,」

   菊劍生性較為羞澀內向,此時因不需正面面對俊虎,反而較為放得開,較之先前 以『龍翻』開苞時要主動些,頻頻搖動臀部配合俊虎的動作, 未幾,一如以往的也練完功了,不過俊虎的小弟弟卻又再次昂首,俊虎想想,竹 劍今天實在太吃虧了,也被他糟蹋的夠慘了,想補償補償她,於是說道︰「花姨,我 想可不可以多教我一招,我和竹劍也練一練好嗎,」 花姨道︰「不,不,不,不可以,俊虎你新練此神功不久,切忌行功過度,雖然 你的武器又再次翹首顧盼,但是此時的它可是強弩之末,勉強行功只有害處沒有好處 ,況且竹劍此時那麼疼痛,興致全無,強作交合也只是痛苦,你還是乖乖的休息,明 天再來吧,」花姨回頭見各女已經蠕 裝完畢,說道︰「好啦,時間還早,你們陪俊虎 到處逛逛好了,俊虎,你來萬花谷這麼久了,大概連萬花谷是啥樣子都不知道,今天 就讓你休息一下,出去活動活動筋骨,免得滯氣傷身,」 三劍婢聞言便嘻嘻哈哈的拉著俊虎出洞去了,花姨卻獨自留在洞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女簇擁著俊虎先到了萬花谷的中心--萬花樓,此樓是一座高約三丈的木製八 角樓房,底下是一練武廳,擺滿各式兵器,來到最頂層是一個觀景樓,中間置一原木 桌,它是由一巨樹橫剖出一塊桌面,約莫有六尺見方,桌上有一瑤琴及一個正在冒 出一絲細煙的檀香爐,似乎剛才有人來過, 由此望出去, 個萬花谷盡在眼底,而萬花谷不愧是萬花谷,到處都是花,所有 的花以萬花樓為中心,呈現出一個由花組成的巨大八卦圖案, 蘭劍說道︰「這裡是萬花谷的中心,你一看可知,而這個八卦陣之中都有我們的 房舍,門人便散居其中,本門門人都是貌美如花,且因為勤練功夫,以花為食之故, 個個都是青春常駐,我們四劍婢是最年輕的四個,其他的師姐們多數已經在四十歲之 上,而花姨應該有五十了吧,」

   俊虎道︰「五十,哇勒卡好,好···厲害,」心中卻嘀咕道︰「想不到我俊虎 竟然也會被老牛吃嫩草,唉」 竹劍道︰「不過我們四劍婢的功夫可是谷主親授,加上我們聰明,我們的功夫在 谷中只有花姨比我們強,」說完還不忘抬抬下巴,不可一世的樣子, 俊虎道︰「真的嗎,我可不太相信,現在應該至少有兩個人比你們強,」 竹劍不服氣的說︰「這是不可能的,你說的是誰,你嗎,」

   俊虎道︰「正是不才在下我,」俊虎早就惦過她們四人的內力了,沒有一個比他 強,因此才大言不慚, 竹劍道︰「你,哈,哈,哈,你算老幾呀,你不是我的對手,」 俊虎道︰「不信現在就來比劃比劃,」 說罷就拉開架式,盯著竹劍等她動手, 竹劍笑道︰「自討苦吃,」剛說完就聽見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俊虎的臉上清清楚 楚的一個五指印, 俊虎還沒搞清楚,臉上已經被賞了五百塊了, 竹劍笑道︰「還要不要再試一下呀,」 俊虎真是有苦說不出,明明自己功夫不比她差,卻連竹劍是如何出手都不知道, 真是心有未甘,卻又不敢再出言相邀,斜眼一瞄,另外兩劍婢都掩口而笑, 俊虎不信邪加上臉面掛不注,說道︰「這不算,我還沒準備好,這次我先攻,」 說罷不等竹劍同意,一式『驚天一筆』迅如流星,直指竹劍而去, 不料,這次更是誇張了,俊虎覺得自己竟然穿過竹劍而去,而另一邊臉頰卻又是 一個火辣辣的五指印,再次被竹劍賞一個巴掌,回頭一看,竹劍根本在原地一動也未 動,心頭一驚竟跌落地板, 俊虎完全,住了,這式『驚天一筆』可是他義父的絕招之一,他花了不少時間才 練成的,這招式主旨在於出其不意,趁對方不注意時給予致命一擊,而他雖無取竹劍 性命之意,打算只點住竹劍穴道,但是招式並未因此減緩,即便是江湖一流高手,欲 閃過此招也是相當不易,而竹劍竟然輕描淡寫的避開了,更另俊虎不解的是,竹劍似 乎一點也未曾移動過,而他竟然穿體而過, 蘭劍看俊虎一臉癡呆像,有點不忍心,過去拍拍俊虎的臉叫醒他,俊虎回過神來 馬上跳起來說道︰「不可能,這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我怎麼會從你的 身體穿過的,」

   竹劍道︰「哼,輸了就要認栽,不服輸你可以再試一試,」 俊虎道︰「這是不可能的,你又不是空氣,我怎麼會鑽過去,」 竹劍也不跟俊虎辯了,雙手環抱胸前,一副你能拿我怎樣姿勢,斜眼瞄著俊虎, 竹劍道︰「你不服氣你可以再試試,我不會介意再給你一巴掌,」稍停又說道︰ 「不過,如果你認輸,我倒是可以教你一個乖,如何呀,你拜我為師就教你,」 俊虎實在是不服氣,可是也不願拿自己的臉皮開玩笑,猶豫了一下,心想︰反正 叫他一聲師父也不吃虧,原本就是來學功夫的嘛,這本事學起來才是正事,好漢不吃 眼前虧,要她教我才要緊, 於是俊虎大聲的說︰「我認輸啦,我可不願再挨巴掌了,你是師父,受我一拜」 說到此處便舉起雙手彎腰一拱手,又說道︰「請你教教我吧,」 竹劍聽到俊虎認輸並且拜她為師,笑得花枝亂顫,沒想到這麼容易就騙到一個徒 弟, 蘭劍菊劍也覺得好笑,三個人笑成一團,好一陣子才停下來, 竹劍道︰「跟你說吧,這根本不是功夫,我只是用『迷魂術』把你催眠了,讓你 以為我就站在你前方,其實我早就躲在一旁了,而你的招式自然是打不著我嘍,」 俊虎聞言一臉不削,不服氣, 竹劍又道︰「你別瞧不起這『迷魂術』,這要練到像我這般,於無形中就將人催 眠,除了勤練之外還得要有點天份,而且在實際對戰時,可令對方不敢直視我的眼睛 ,因此無法由我的眼神中預先探知我的下一步動作,讓他只有挨打的份,」

   俊虎道︰「既然這麼厲害,那可有破解之招,」 蘭劍道︰「當然有嘍,基本上,如果你的功夫勝過她許多,那你不看他眼神也能 輕易取勝,但是若相差不遠時,只有『練神還虛』,將心神收,好不被催眠,如果你 能更進一步練到『若虛還實』,那你還可以反過來催眠對方,讓對方自食惡果,」 俊虎道︰「喔,這麼神奇呀,那就請竹劍師父教教我吧,」 竹劍也不食言,俊虎都叫她師父了,她也就一五一十的教俊虎這『迷魂術』, 蘭劍待俊虎學完『迷魂術』,繼續向俊虎介紹萬花谷, 蘭劍道︰「這八卦方向各有一個地下室,各有一位本門師姐守衛著,因為其中的 牆壁上都記載著本門的一項秘術,要學這其中的秘術,都得先通過師姐的鑒定,通過 者方得學習,你基本功夫打好之後,就要去學這些舉世無雙的功夫,當然,花姨會先 教你一些功夫,否則你一定打不贏那些師姐們的,」 一旁沈默的菊劍突然說︰「天都快黑了,該回去了,明天再帶他到處逛吧,」 竹劍道︰「嗯,天色真的暗了,俊虎,你該知道路回去吧,我們不陪你嘍,自己 回去吧,」 俊虎道︰「好吧,明天練完功之後,你們可要再帶我出來逛逛喔,」 蘭劍道︰「好啦,快回去吧,我們走嘍,」 說完三劍婢便率先下樓走了,而俊虎看天色真的暗了,於是便自己覓路回『冰火 洞』去了


[ 此帖被vm0在2019-05-23 03:40重新编辑 ]

同类小说
《女神捕沈霜雪》
[著]
《神鬼十八妓》
[著]
《无耻魔霸21~25》
[著]
《收伏异形魔姬(1-2)》
[著]
《淫蛇传之蜈蚣精複仇》
[著]
《【黄蓉与洪七公】【完】》
[著]
《30岁的美妇情结》
[著]
《娇羞美熟妇》
[著]
《【河图】【天魔】【第六集】第五章》
[著]
《【孤雏情陷红粉争霸】(第三卷第210章)》
[著]
《【征艳神雕记(浪迹神雕)】(第一卷第58章)》
[著]
《阿里布达年代祭第一部:卷三第一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1第83章)》
[著]
《【神鹰帝国】(未删节 卷二第6章)》
[著]
《【杨家女将】【第一部分(81-82)】【作者:向前】》
[著]
《云踪魅影第五章》
[著]
关闭